风白谷

Can I be true

【攻圭】立派人间

立派人间(中野攻x永井圭)


*看完39话的鸡血后产物

*此文又名为我不为渣滓谁为渣滓(

*没有特别明显的攻受倾向,因为没车

 

 

“呐中野,你想念暑假吗?”

“你不知道我初中的时候就辍学了吗?放不放假跟我来说没什么区别。”

“我高中也没有念完啊。不过最近有时会突然想起来那时候的事情,明明上学的时候觉得放假没什么大不了的,学不到新的东西,而且在假期中总是会把在课上时费心费力记住的东西忘记。但是那种无所事事的放松感现在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也会要花时间记东西啊?我以为你向来都是过目不忘的呢。”

“我确实能够过目不忘,”永井圭心不在焉地回道,“但那种说法太夸张了,我真正能做到的是用最快的速度记住别人很难记住的东西。”

“哦……"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吧,”永井不耐烦地瞪着坐在旁边的中野,后者也明显一副没听进去的样子。永井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气息。就在此时他听见了咔哒,咔哒,极其整齐的脚步声。

 

一步,两步,五步,十步。永井在心里默数道,他们就要来了。

从步伐及人数判断,三十秒钟之后他们全员就会到达这里。

 

于是他把要向中野解释的东西压缩进了三十秒之内。

 

“一般人的大脑内都有一个信息处理区,可以帮他们把大脑不需要的信息分为长期记忆和短期记忆两类,短期记忆会被分进短期储存区,并在极短的时间内会被人的意识过滤掉并遗忘。”他点了点自己的额穴,“但是我不会。我认为所有的信息都是有必要记住的,因此我的大脑很少使用短期记忆储存区,或者压根就不使用——准备好了吗中野?”

 

他们到了。

 

永井虽然事先检查过枪膛,已经确认只剩一发子弹,但他不敢肯定只一发子弹是否能完成他的计划。概率是百分之八十三。他咬紧牙关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孤注一掷。毕竟这是现在的情况下能执行的最佳策略。中野这时弯低身子绕到他的右边,与他一起侧朝墙面等待着DMH*的到来。整整三十个人,通过他们极其规整的脚步声,永井推算出了人数。这说明光是这一个方法还不够,他们两人最终还是需要亲自与DMH对战——但是,只能这样做了。

他转身朝中野点了点头。

 

脚步声忽然停下了。

DMH整齐地排列在了离他们十米远的地方。

 

该死。永井无声地骂了一句,他腹部的撕裂伤还在隐隐作痛,虽说reset不是不可行,但现在实在没有子弹再给他浪费了,二是此刻任何reset方法都会在这座死寂的工厂中引起不必要的注意。不过伤口处已经开始麻木了,稍微再忍一下也未尝不可。他知道中野的额头也在缓缓往下淌血。

必须速战速决了。

 

“听着。”永井压低声音,中野默契地将头凑过来,永井气息不稳地在他耳边低声道。“他们离得太远了,没办法直接扔过去。你把煤气罐给我,我把枪给你。我带罐子冲去他们的队列正中央,那时你再开枪。千万要瞄准一点,我们只有这一发子弹了。”

中野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你怎么事到如今才这样说”。但过了一会儿他也压低了声音说:“计划可行,但是由我去。”

永井懒得和他较真。虽然他觉得中野肯定又是因为什么特殊原因不想让他去冒险,而且这家伙压根不会预测弹道方向,估计还没冲到DMH面前就先被他们用IT立麻剂*放倒了。但在这个节骨眼因为这种事起争执实在太不明智了。

“我只是觉得你的准头更好一些。”中野争辩道,看到永井的眼神只好又闭嘴了。永井没有再说话,他给子弹上了膛,并且拉下保险栓。他知道DMH在外面已经严阵以待得不耐烦了。

“那就快去快回。”

 

中野点了点头。

 

 

十分钟后。

永井圭头晕脑涨地爬起来,他挣扎着扶着墙向前走去,黑翳还在眼前久久不肯散去。看来一氧化碳与氧气的作用反应威力比他想象的稍微厉害一些。他离得这么远加上障碍物都伤至如此,DMH的三十个队员里面怕是没有活人了,尽管他宁愿自己趁这个机会reset一次,但他不能冒这个险。方才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过去后这栋楼里面忽然变得安静异常,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以至于永井怀疑是不是他的耳朵被刚才那一下震聋了。

但是,不对,不应该只有他一个人的。

 

“中野——"

永井想要发声,但是煤气的味道似乎还卡在他的呼吸道里消散不去,他连半点声音都没法发出来。他的视野又开始模糊了,这样不行。这座建筑是封闭空间,现在复活没有用,如果不能及时趁清醒的时候出去,他会被困在这里面的一氧化碳反复地毒死过去——中野也是。

那家伙到底在哪里啊?

 

走进那排尸堆的时候永井难以自持地皱起了鼻子,虽说现在他因为浓烈的煤气味而几乎什么都闻不到了,但烧焦的人体腐臭显然更胜一筹。就在这时他看见了中野,或者说……他身体的一小部分。总之还不够他从那个部分开始再生的。

 

中野的大半身子被埋在三个焦成一团的DMH队员下面。永井不得不闭着眼睛将那三个人的身体焦块搬到一边去,然后他拿起掉落在地上的DMH装备——里面装着实弹,从重量就能猜出来。他再次闭上眼又睁开,黑翳此时散去了一点,但看到眼前满的红黑色相间的肉块上面那件熟悉的衣服时,不知道为何永井的眼睛酸胀起来,光是上保险拴的时间里他的眼泪已经流了满脸,与此同时呕吐反应也快忍不住了。但他没有呕出来。

他就知道这个白痴被立麻剂放倒了……而且由于在中野身上盖着的三个人,他还一息尚存,所以才没有复生。永井推测着。但也有另一种可能性。这另一种可能性他想都不敢想。

 

永井抬起枪柄。手臂不可思议地颤抖着——他明明做什么都那么镇静的。

 

“砰。”

 

霎时间周围的一切都静了下来。永井静静地,几乎是麻木地睁着干涩的眼睛,等待黑色粒子从那具身体上方升起。时间在此时几乎失去了意义。一秒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而一拍心跳有一辈子那么长。

 

密集的黑色粒子腾空而起。

 

三十秒后,中野攻赤身裸体地跪起身子,在永井圭的脚边做出了要呕吐的姿势。

永井阻止性地踢了他一脚,但感觉不到自己的力度。他现在整个身体都软绵绵毫无力气。于是他改作说话:“别……在这里……先……出去。”

他能发出声音了。就是有些沙哑得像三十年没用过声带。

 

“你没事吧?”中野捂住口鼻站起身,上下扫视永井。他自己的精神看起来出奇得好。永井有些嫉妒中野,出去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让这家伙帮我reset……他想。但下一秒,他失去了重心。

“永井!”

 

他落入了灰烬与血肉之中。但有一双手,十分温暖的手,将他缓缓地拖入了一个怀抱。

 

***

 

“中野……你想念暑假吗?”

“我当然想啊。每天都在想。”

“你上次……不是这么说的吧。”

“我只是说我很早就辍学了而已,没说我不喜欢啊。”中野递过来一杯水,“把这个喝了吧。”

“我感觉很好。”永井坐起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某张病床上——医院的那种病床。他扭头质疑地看着中野。

“这里只是个牙医诊所啦,我扶着你说附近发生恐怖袭击要医生马上撤离,他们二话不说就跑了。估计是因为听到了刚才的爆炸声吧。”

永井发觉自己无话可说,只好点了点头。然后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脖颈处,又看了看自己穿的衣服。

中野不自在地看着他。“你干嘛啊?”

“你刚刚怎么杀死我的?”

“哈?”

“我是说,”永井不耐烦起来,“你刚刚怎么让我复活的?我身上和衣服上都没有血迹,脖子上也没有勒痕。”

“这个嘛,”中野端起刚才倒给永井的水,自己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我把你闷死的。”

“用什么?”

“就那个啊,你现在枕的枕头。”

“……你可真是个软弱的人。”

 

永井毫不留情地嘲笑道,虽然他语气里面全然没有嘲讽的意思。他其实终于,有那么一点能够理解中野的想法了。

“你刚刚在大楼里不让我去抱着煤气罐送死也是这个原因?”

“随你怎么说。”

“等等中野——”永井叫住他。“我…为我刚才说的话道歉。”

中野用他最经典的——吃惊的表情看着他。但放在永井眼里,那就是个白痴的表情。

“你不想对着我腐烂成那样的尸体开枪对吧。视觉冲击力太大之类?”

“我就是单纯不想见到你那么恶心的样子罢了。”中野放送地坐下来,双手枕着脑后。

永井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也不想见到那样的你?他这样想道,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自那次事件以后,不如说,是在IT立麻剂的发明之后,大部分亚人都开始结伴行动了。国内数十例亚人的暴露,即使镇压了佐藤之后人类还是对这个事实感到震惊。国内第二十五例亚人被发现时,永井已经在户崎庇护下的安全地带生活了刚好一年。那一天正是暴乱的开端。

 

自称DMH,Demi-Human Harvesters的仇亚人人类们自发组成的数量近千的部队,在户崎发表新的与亚人合作政策时当日射杀了他。仇亚组织的成员们多是在佐藤袭击下失去亲友,以及对政府只是将涉及此事的亚人囚禁起来极度不满的人们组成的。他们通过网络认识,由特殊人员提供武装资源后,竟然在短时间内形成了效率极高的类军队。国家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的行动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DMH对亚的策略比SAT更胜一筹。因为在短短六个月后,他们便研发出了可以在数秒内麻醉亚人的IT立麻剂,即Immediate Tranquilizers。这种麻醉剂抑制的并不是亚人的行动,而是其神经,只要中一发,在下一秒全身便立刻动弹不得,无论是想要抬枪自杀或是其它reset方法都不可行。

 

想要从IT的威力下逃走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借由同伴杀死达到reset。这是为什么原本大多偏好独来独往的亚人纷纷开始寻找同伴协力,但大多数人都无法信任对方,而且通过互相反杀而逃离DMH的搜捕需要极高的默契,如果合作得不好压根就不会有逃生的机会。因此日本国内的亚人在IT发明后一个月内,从已知但未公布的近五十名亚人,锐减到了十数名。

 

而某天永井知道自己的根据地已经被暴露,正在收拾必需用品准备单独上路时,中野攻满身是血地敲开了他的房门。

 

“你这个无可救药的白痴。”

“而你也出色不到哪去。人渣。”

 

出色的人类吗。永井当时按着疼痛的太阳穴想道。对不起啊妈妈,我早就成为一名出色的人渣了。

和这个白痴一起。

 

 

-完-

 

 

*如果前面攻圭的计划写得很模糊我为此道歉。简而言之就是用枪射击煤气罐引起爆炸

*题目“立派人间”其实是参考日语中“出色的人类”,日语写作「立派な人間」

*也许TBC,毕竟我花了那么多口水解释背景x

评论(4)

热度(53)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