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白谷

Can I be true

【八云中心】逢生

-逢生

-八云中心

-含第七卷漫画情节

 

 

菊先生,下次见面……就是在地狱了。

 

 

我至今都还记得他们那时的模样。

 

我半个身子已经悬在地板的边缘,紧紧地倚在拉杆旁,抓住身后木杆的手已经磨出了血泡。但是我感不到疼。

我已经感觉不到我的血液。

要问为什么——我的血早已随他们一起流尽了。

 

***

 

“师傅在看什么?”

我合上书,露出书脊上的名字。

 

“喔——噢,是《返魂香》呀,那真是个可怕的故事,我在《怪口蓬莱山》里读过。”这家伙露出期待的表情,脸也渐渐地因激动而通红起来:“这样恐怖的故事倒是十分适合师傅,要在去大剧院那日演出吗?”

我点点头。

“我也可以去吗?”

“你想去就去吧。小夏那天会在后台参加三味线伴乐,她的艺妓修行也差不多该完成了。”

“是么?信之助呢,他怎么办?”

“松田先生会看着他的。”

 

房间外有人叫与太郎的名字,他精力充沛地应了声便鞠躬告辞了。我目送他欢快地迈着大步奔出隔间,才重新翻开书页。

最近的视力似乎又下降了些,我仔细地推了推眼镜,却怎么找不到刚才那一段了。

 

此香名为返魂香,乃是联通阴阳两界之物,切记小心使用。

使用方法为何?

你只需将此香点燃,静候时分便可。

 

我用手指摩挲着那一段文字,来来回回地听着书面摩擦的声音。虽说这里没有道具的需要,气氛却是不可或缺的。如果为了烘托气氛,必要的时候可以用一些不必随身携带的小伎俩,先代似乎这么说过。

就那样做吧。

 

演出前一日,我让松田先生翻天覆地将宅里搜了个遍,找到了剩余的一盒香。

 

 

她见我走近,立即换上一脸戒备的样子,头迅速地扭了回去,一副不愿意多搭理我的样子。

“看看你这狼狈样子,”我不留情地训斥道,“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有重要的事情交给你。”

“什么呀?”

小夏扭过头,皱着眉毛的样子和她母亲一模一样。我收起心绪,从怀里掏出小巧的香盒。

“你来烧'返魂香'吧。”

“这是干什么?你可不要吓我。”

“别怕,”我说,掩住嘴角的笑意,“怎么可能真的有那种东西啊?是为了烘托气氛,故事里有这个味道,而且在秋天里烧香也正好。”

她还是一副不愿意的表情,伸手来抓香盒,我却暂时没有松手。

 

“如果是你的话,懂得在合适的时候用这个吧?”

 

我不曾讲过返魂香的噺给小夏听。但是这个故事早年在落语界也多有流传。在我在乡下寻到她和助六之前,照她那按捺不住的性子,说不定已经从多处听过这个噺了。

 

“大家一起去吉原吧?我最近发现一个价钱不错的地方。”

 

向观众问过安后,我亮开嗓子,娓娓道来。

 

名为八五郎的浪人,有些故事里也流行用“喜六”这个名字,在家里被附近庙里的铜锣声吵醒,偶遇名叫岛田重三郎的僧侣。那位岛田重三郎做僧侣之前是武士,也是个浪荡之子,常常呼朋唤友去吉原,与当时三浦屋的花魁高尾太夫一见钟情。不巧高尾太夫已有一位情人,乃是仙台藩的藩主伊达纲宗。纲宗知晓高尾与岛田重三郎的私情后,盛怒之下一刀斩杀了高尾。岛田因此归于佛祖,做了僧侣,法名“土手の道哲”。

 

高尾死后岛田曾获得一样贵重物品,名为「返魂香」,据说焚烧此香,便能将死去之人复活。

 

“……那气味附在三味线上,只要拨动三味线,阳气就会被召来。同样,只要这时候敲响木鱼,阴气也会聚集。”

有人叩响了木鱼,传来了都都逸的歌声。四下里一片寂静,只有锣声在响着。咚——咚——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妙法莲华经……”

 

“什么,是邻居的和尚在搞鬼嘛,这么吵我睡不着啊,可恶。我要去找他抱怨一下才行。”

 

我乃是八五郎。我能看见他在深山的小路中的背影,渐渐地离我越来越近。他搓着手,似是在向佛祖祈福,又像是在冬夜里冻得不得已才为之。

 

“僧侣大人!能请您开开门吗?僧侣大人!”

 

“你是邻居的八五郎先生?我现在就来,请稍等片刻。”我推开沉重的木门,换上岛田重三郎的沉稳声音说:“这么晚了您有何贵干啊?”

 

“你才是为何在这个时辰敲锣打鼓的?害得我在长屋里辗转难眠。”

 

“真是抱歉,叨扰了你的耳朵——说来话长呀,这也是为了我那亡妻才这么做。”

 

我往后坐稳,双手握拳放在膝上,露出鳏夫回忆往事的悲戚表情,交代了我与三浦屋里最负盛名的高尾太夫一见钟情,在松山下私自结为夫妻的过程——也包括这段恋情悲惨的结局。

 

“那以后我仍旧对她日思夜想,恨不能在三途川与她相见,执子之手。因为这样的遗憾,我每夜不能眠。这返魂香焚烧以后便可以将死者的亡魂短暂地带回世上,即使不去三途川,我也能见到高尾的姿态。”

 

我执着纸扇,摊开手掌的同时也拉开写着“助六”两字的纸格。我低头间不经意地瞥到那排陈旧的字迹,心脏忽然如被痛碾,被揪紧般疼了起来——

 

“若真是因为返魂香的话我倒是能原谅你,不过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啊,我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

“啪”地一声,我收起纸扇。那两个小小的墨字也随之不见,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却并没有一并消失。

 

“既然如此,为了打消你的疑虑,我就稍微展现一下这返魂香的魔力给你看看吧。首先要这样点燃一粒……”

蓦然间,火光亮了起来。

“出来吧,我挚爱的妻子,高尾啊。”岛田重三郎两手合十,双目紧闭。

 

此时正在几步远的地方,传来了火柴燃烧烟香的摩擦声。“呲嚓”一下,一股幽香的气味渐渐飘了过来,起初那味道极淡,风一吹就能散去。小夏果然在恰当的时刻点燃了「返魂香」。香很快便烧到半巡了,气味像一只幽灵一样,很快便有了可见的形体,向观众席飘散开去。

 

三味线响起。我闭上眼睛,放下衣摆,将冰凉的手腕藏进宽大的衣袖中。

 

“你可是岛田重三大人……"

从火中现身的女子幽幽道。

 

“……不如我死了变成鬼来找你吧。好不好,菊先生?”

 

不对。我默默地想,高尾太夫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将来也不会。

台下人群屏息凝神。

 

“此香燃尽之时便是你我缘分消亡之时,你切记要小心。”

“我实在思念你不过,别无他法才点燃这柱香。”岛田重三郎面前的女子面似皎月,唇似朱砂,颜容一如既往地倾城倾国。我微微地拱起身子,双手合十。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妙法莲华经……”

 

接下来便是这个段子最令人捧腹大笑的地方。头脑尚没有摸清楚,却被返魂香的威力震惊了的八五郎即刻一溜烟跑去了附近的药店,要去把那返魂丹买回来。方才他与岛田重三郎谈话间故意没有交代,那便是八五郎也有一位死去数年的亡妻。可他与医生说话时却偏偏忘了那盒药的名字,只记得什么'丹'。医生只好不耐烦地说最近店里有从越中富山寄来的返魂丹……

 

“啊那个那个!就是那个!拜托了,我就要那盒返魂丹!这里是三百块钱,其余的我全都要了…"

八五郎于是兴致盎然地将新购进的返魂丹带回家中,用炉火点燃其中一粒,当即便想与他三年前死去的妻子重逢。

 

那香味正是在此刻达到了最浓的时刻。

 

 

 

“出现吧,我挚爱的人啊……"

我伸出手,轻轻撩拨若隐若现的烟圈。八五郎虽然为人蠢笨,可也毕竟是有毕生所爱的,与所有凡俗世人一样。

 

那我呢?

我也是凡俗之人。我不应当拥有我的毕生挚爱吗?我不是生来就天涯孤独,也不是后世孤高的出家人啊。我对这红尘俗世还有依恋呢……我,终究不想独自一人啊。

但是我必须独自一人。

 

因为我的毕生挚爱,早就——

 

“出现吧——"

 

于多年前死去了。

 

“菊先生?”

 

我缓缓睁眼。眼前的女子面似皎月,唇似朱砂,脖颈与新雪一样白,却不是浪士八五郎的女人。

——那是另一个女人。

是我所熟识的,我所有的噩梦与美梦中的常客。

 

 

 

我伸去要捉住那烟圈的手僵于半空。

 

“美……”

美代吉,她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她的魂魄浮在空中,似笑非笑地低头看向我。我的扇子掉在地上,身子堪堪要向前倒去时,我伸出一只手勉强稳住了身形。

 

台下仍然无声无息,美代吉躬身挡住了我与观众对视交流的桥梁,那是我回到人世间的唯一途径。她是……故意而为之吗?

不行啊。那香味此刻越发浓郁起来,熏得我头晕脑胀,几近目不能视了。我的眼前其它事物都一片模糊,唯独美代吉的脸越来越清晰。小夏在哪里?她的母亲来向我索命了,快停了那香,不要再烧了,那盒返魂香——

 

台下传来一阵笑声。我感激地抬起头,女人的身影微微消散了一些。我往观众席上看去,定睛凝视时,我全身的血液顿时变得冰凉。

 

“哟,少爷。”

 

“助六?”

你也……来向我索命吗?

 

“我们是来接你了啊。”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妙法莲华经……”我喃喃地念起来,深知落语还在继续。这个噺,这个故事,我还没有讲完呢。这是和尚的往生咒,能够把坠入地狱的恶人拉回人间。我既不是和尚也不是恶人,但求求佛祖放我重回世间吧?

 

“没用的,少爷。”助六大笑起来,“你忍心让我们独自待在地狱里吗?”

“菊先生,这里好冷……”美代吉轻飘飘地说。她破碎的和服拂过我满是汗水的脸颊。仿佛咒语灵验一般,我的手掌和身躯也瞬间变得冰凉。

 

我闭上眼睛。

不,只要讲下去,只要将这个故事讲完,我就能回去了……

究竟能回去吗?

 

“……真奇怪,怎么只有烟出来,不见人影呢?”八五郎抱怨着,这时门却被敲响了。

“请开门,快快开门!”一个声音叫着。八五郎大喜过望,打开门问:“你是否是我过世的妻子,阿熊?”

“不是呀,我是住在你隔壁的阿崎。”一个陌生的脸孔说道,站在八五郎的门口,“刚才开始你这里传来阵阵臭味,气味都传到我家了,到底是在烧什么香啊?”

 

“这便是……返魂香的故事。”

 

台下传来剧烈的笑声。我却坚持到了极限,痛苦地喘着气。我用尽力气放下扇子时,不同于故事里讲的,这里的返魂香幽香弥漫。我力竭地抬起头,看见小夏和与太郎仓皇奔来的身影。刚要张口时却定睛发现阿信和美代吉跪坐在我身前。

 

啊,这才是他们原来的样子。小夏和与太是否不存在?我恍惚地醒悟过来,他们从未存在过,他们只是我在这一人地狱中臆想出的幻觉。

 

此刻观众席上仍然掌声轰鸣,然而我只能听见助六放声大笑的声音,笑声爽朗一如从前。少爷,讲得真好。他贴着我的耳边讲,我说过你就适合讲这样的妩媚噺……

现在故事讲完了,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少爷,害怕吗?这就是死亡的光景。你不是很喜欢死神吗?若要回到人世间的话,必须先死过一回,才能再度逢生啊。

 

 

-完-

 

一篇失败的意识流,落语心中去年10月份开始追,总是有很多东西想说,总是到最后什么也说不出来。第七卷买的日文版,台词是靠三脚猫功夫猜出来的,加了点私设。具体的落语《返魂香》剧情还是靠维基百科和翻译器。其实是这周TV的提前报社产物,作者现在不接受谈人生,只想拉着云田老师一起跳楼【x


评论(6)

热度(29)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