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白谷

Can I be true

【情人节贺】甜蜜物语/银桂

甜蜜物语

 

*一次失败的傻白甜尝试

*一场由对话撑起的肉

 

 

……为什么是秋叶原?

 

“一班二班现在可以去稍作歇息了,三班四班现在分头去前后门把守,都给我精神点!”

“桂先生,这个时辰还勉强他们不太好吧……"

 

喂,所以为什么是秋叶原啊?

 

“所谓与暗杀者的较量就是见光不见血的。谁先睡过去谁就会输。”

“原来如此……桂先生英明!”

 

“我说你们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银时你在这儿啊!出来干什么,快回去!被敌人发现就不好办了。”

“在这里还有什么被发现不发现的?这是秋叶原啊!相当于日本的时代广场街啊!就算在这个时候这条街上到处都是醒着的人好吗,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假发拜托你让我回万事屋吧……"

“你以为我为什么选择秋叶原?大隐隐于市,正因如此敌人才绝对料不到你身在此处。而且这里多好,你看有你喜欢的女仆咖啡厅还有肉球游戏场诶。”

“分明都是你喜欢的吧?!”

 

“银时,”桂委委屈屈地说,“我是为了你好,你妈死得早,她临死前说吾儿叛逆……”

“啊啊啊够了不要给我进小剧场!”银时当机立断地使用上钩拳强行切断脑内放送,顺便转头回顾一下周围没有桂的部下见到这一幕。“怎样都好,让我回去吧,你那帮部下压根就没在守班而是在打UNO,害得我七十二个小时没睡过觉——”

“睡不着的话好办啊,”桂露出舒了一口气的表情,“我陪你吧。”

 

“诶?诶诶诶诶诶诶———??”

 

***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啊。好像说出来了。

 

“我还想问你呢,”桂喘着气说,一边把腿勾到银时光裸的后背上,“明明说好只是陪你睡觉的………”

“干嘛要用这么无辜的声音?不是你提出来的吗?一般人说的睡觉都是指这个睡觉吧!”

 

糟了,这种时候不能吐槽……

 

“嗯?你说什么?”

“我错了银桑错了……假发你行行好……!别!别夹了!再夹就断了!”

“不是假发是桂!”

“啊啊啊啊——!”

 

“银时,你再叫的话我外面的部下就听见了喔。”

这个混蛋……桂不说他都忘了还有这一茬。怪不得不管他怎么摆弄这家伙整晚都没吭过声,银时觉得自己有必要宣示一下主权,但是按理说这个状况应该在叫的人怎么说都不是他吧?他才是在上面的那一个没错啊?应该要好好利用这一点啊。

 

“假发,跟你商量件事。”

“商量什么非要保持这个姿势…”

“听我说,”银时打断道,同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稳住自己下身的动作,还有对方的,“呐假发,你要是想叫的话可以尽管叫喔,不必怕被部下听见——因为啊,你不是有那个吗。”

“不是假发是桂,那个是哪个?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桂倒是一脸正直,那目光看得银时几乎想扭头。

“这……这种时候就别装傻了吧?你那嗓子是什么时候练的?救我和那青光眼的时候……我们俩和佐佐木可是半分都没听出来呢。”

桂忽然扭过头,将两腿慢慢地从银时背上放了下来。

 

“银时……”半晌后他才说话,竟略带哽咽之声,“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哈??你说什么??”

“找不到女人,就想用这种方式满足自己吗……”

”喂等等不是这样!我说你不会又一个人擅自进入小剧场了吧!”

“松子离开他以后,由于过度想念她的声音——唔——银时你干什么!”

“这样就好了吧,”银时支起身体,擦了擦嘴上留下的唾液,“叫给我听。不管你用松子的声音还是峰不二子的声音。”

 

“……银时你撑得住吗?”

“我?为什么会撑不住?”

“不,不是说你,是说小小银。”桂低头,伸手指了指,“你也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吧,我怕我开口之后它会忍不住要把我……"

“放心吧,对象是你的话我永远都不知道我儿子还能撑多久。"

 

桂咳了两声。

“那我要开始了,银时。”

“啊,放马过来吧。”

喂喂这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是怎么回事?银时循序渐进地推入,啊,要说假发身上最舒服的地方果然还是这里——

“客…客官~慢一点……"一个带着娇喘的陌生声音说。

“这又是什么PLAY啊啊啊啊啊啊!”

“客官……啊……您点的东西还没上……啊~我正准备给您端过去呢……"

“竟然是台词play嘛!”

 

虽然做好了准备,银时还是顿时觉得自己不行了。这段话的即视感太强,他仿佛又感到手铐冰凉的触感,紧紧地贴在皮肤上。

然而身下那位并没有打算就此住口。

 

“啊~不~是刚才还在那边落座的……穿着三角裤……啊……的客人点的。”

“……我说这段就不用提了吧?”

“钱已经付过了,你们就不必再破费了……啊……”

“说点别的啊假发我求你了??”

“我们啊……对幕府和…呃……警察……已经不抱有任何期望了……”

 

银时越动仿佛越感觉自己泄了气。那种在一切已经结束时又重新提到曾经拥有过的一切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

桂是否也这样想呢?

他们已经失去了这么多,还有什么可失去的?

 

……还有谁可以失去呢?

 

“追其缘由的话,”

银时猛地抬起头。这句话的尾音时,桂已经恢复成了原本的声音。

“英雄就在……这里啊。”

 

是啊。

他就在这里。

只有他,我还不能失去。

 

“银时?银时你怎么了?”桂焦急地将身子撑起来,坐在榻榻米上。对面是忽然停止动作,一言不发的银时。

“假发……下次还是不要玩这种play了……"

 

一滴水落在他脸部下方的被褥上。

 

“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

 

“是小小银……它……不行了……"

 

 

 

-完-

 

评论(6)

热度(34)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