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白谷

Can I be true

【楚路】作茧自缚04(吸血鬼AU)

*前篇戳http://hurricanebones.lofter.com/post/1cb452f7_99019f8 点进去再戳前篇就是第一第二章了 设定都在里面

*消失很久抱歉,另外关于这文有些要交代的写在后面了


Chap.4

 
*三十年前* 
 
苏小妍卸了妆从剧院里走出来,脸上戴着大得夸张的墨镜。她灵巧地躲过了堵在大门口想要一睹风采的散席观众们,拐进剧院后门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里。 
剧院离苏小妍家不远,估计那些粉丝们从没想到过。以往表演结束以后苏小妍总是走这条小巷子回家,最初她总觉得这条巷子里藏着什么妖魔鬼怪,害怕得从来不敢自己走,要么叫助手陪要么就让当时的男朋友送。但现在不一样了。去年她认识了一个叫楚天骄的男人,那个男人身上有一种力量,能让女人为他飞蛾扑火。苏小妍这条蛾子义无反顾地扑了进去,从那以后她似乎变得大胆了起来。楚天骄并不是个富裕的男人,但是对她很好。他们已经决定在苏小妍今年最后一场表演过后就结婚。周围反对的人不少,都说楚天骄不能为她带来什么,但苏小妍觉得非要说楚天骄给了她什么的话,大概是勇气吧。勇气对于她来说难能可贵。独自一人穿越这条巷子对她来说也不那么可怕了。 
 
但是今晚不一样。今晚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埋伏在这里,苏小妍能清楚地感觉到。 
她的第六感向来很准。苏小妍挎着大包往前走了几步便回了头,剧院前门仍然人潮熙攘,甚至能听见记者大声说话的声音,简直把人烦透了。苏小妍横下一条心扭头继续往前走。 
 
这天晚上的雾好像格外浓似的。小巷尽头的灯光是模模糊糊的昏黄颜色。有声音的话也能让苏小妍安心一点,但周围静谧得出奇,不像往常都有住在周边公寓里的人声吵嚷。苏小妍默默地打了个哆嗦,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就快到小巷的尽头了。她已经能看到前边的昏暗路灯,一直环绕在周围的奇怪浓雾似乎也散去了些。这时苏小妍吃惊地发现路灯的柱子底下有个人影。 
她一摸口袋,心下想坏了坏了,怎么没带防狼喷雾剂之类的东西,万一是抢劫的怎么办?其实是抢劫的也不要紧,大不了就让他抢,可要是劫色的话……苏小妍大惊失色,不由得将裹在身上的风衣拉紧了紧。 
渐渐地她走近了,苏小妍一颗心几乎要蹦到喉咙口,全神贯注地戒备着那个路灯下的影子。她的脚步声已经放得很轻了,但在这里仍是不可挽回地响亮,起码大声得足以惊动前边那人了一一不过似乎并没有。 
浓雾这时已经完全散去。那是个年轻的青年,正蹲在路灯底下扶着灯柱呕吐。 
 
青年接过她递过的纸巾,面容很是年轻,顶多十七八岁的模样,如果不是眼窝深陷的话甚至显得很清秀一一苏小妍到这时已经完全放下戒备心了,她直觉这样的人不会是强盗或是强奸犯的。 
“小兄弟,喝酒啦?”苏小妍笑呵呵地问。 
青年没精打采地看了她一眼,但立刻又低下了头。可是就趁着这一段短短的目光接触,苏小妍心里咯噔一下。借着昏黄的路灯灯光,她看到那个青年的眼睛里血红血红的。 
她的手不由得僵在了递出纸巾的动作上。 
青年轻声说着谢谢。他声音沙哑,像几天滴水未进的人发出的声音。但他随即发现了苏小妍的不对劲。 
苏小妍后退一步,面对危险的恐惧本能地顺着喉咙往上爬。而这时青年对着她前进了一步。他眼神里原本的那种无精打采,逆来顺受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一 
 
苏小妍总算明白过来了。这么多年间她一直害怕的鬼怪今夜终于出现在了这条小巷里。它缺席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现身,却不代表它是不存在的。 
她利落地转身,拔腿就跑,高跟鞋的细跟在地上发出吱吱摩擦的声音。她能感到青年上一秒还在她身后,然而下一秒,他就站在了前方她将要逃跑的道路上。他一步步地朝苏小妍走过来,而他的猎物已经一分一毫都动弹不得。 
青年站定在一动不动的苏小妍面前,他的个头比她略高一些,这让他能很方便地侧过头,倾身在她脖颈旁边轻嗅着什么,像老虎在呼吸羚羊的味道。 
 
苏小妍闭上眼睛,她拼命吞咽口水,喉咙却艰涩得完全无法发声。这时只有一个想法在她心里是确定的:这个青年张开嘴唇并不是要吻她。 
锋利如刀刃的尖牙从他口腔里慢慢探出来。 
 
“且慢且慢且慢一一!”一个浑厚的男声突兀地打破了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 
路明非痛苦地捂住了头。这段记忆是他黑历史中最不堪回想的一个,每次会想到这里都头疼不已。那是他第一次遇见芬格尔的时候。从那时起他就从不觉得芬格尔会是和他一条绳上的蚂蚱,顶多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关系。 
 
*** 
“兄弟你听说过卡塞尔吗?” 
路明非不甘心地望着苏小妍仓皇逃跑的背影,但他对着这个同类无法造次。 
他撇撇嘴:“没。吸血鬼也有中央组织不成?” 
“当然有,”芬格尔双手抱胸,靠在路灯旁,“你知道吗,如果刚才你对她咬了下去,死得更快的会是你而不是她。卡塞尔正是防范那种事发生的组织。” 
“吸血鬼能被杀死吗?”路明非瞪大眼睛。 
“当然,”芬格尔摇头叹气,“兄弟你太高看我们啦,可别以为多了张能咬人的嘴就能登上食物链顶端,未来的一百种死法还等着咱们哪。你想被木桩捅死,被阳光晒死,被女巫咒死,还是被狼人咬死?一天一种保证不重样。” 
“我操这个信息量好大……”路明非小声嘟囔。 
“还有一种,就是被你的同类折磨致死,掏心挖肺马鞭草随你选。但如果你加入组织的话,这就另当别论了。不必天天在黑咕隆咚的小巷子里蹲点蹲一整天被妹子喷防狼喷雾剂,每天还有不劳而获的新鲜粮食等着你。” 芬格尔终于露出扩招党员的嘴脸,威逼利诱暴露无遗。 
这正是噩梦的开始。 
 
于是走投无路的初级冷血动物路明非从此欢天喜地地跟党走了一一并不。加入卡塞尔一个月后路明非终于发现事情根本不是芬格尔所说他所想的那样。所谓新鲜粮食就是医院血库里不知封存了多少年的冷冻血样,而不劳而获意味着每周起码两个任务。任务内容五花八门:追杀女巫,追杀新生的狼人,追杀获悉吸血鬼的人类,追杀违反卡塞尔条规的吸血鬼……这么看来也不是多么五花八门,反正都有一个主题:追杀。 
 
多数分配给路明非和芬格尔的任务都是降A级至C级,因此路明非常常嫌弃搭档:芬格尔都在卡塞尔里十几个年头了,好说歹说也应该算个中高级别的吸血鬼专员了吧?芬格尔苦着脸说你是没见过那些高级的吸血鬼吧,老到三五百岁的一抓一大把呢,有的从中世纪一直活到现在容貌丝毫不受影响也不曾改变。比如……昂热。 
卡塞尔是一个何其庞大的组织,围绕全球的几千名吸血鬼按年龄和能力分配到四个部门里,装备部,执行部,善后部,还有啥也不干部一一也就是所谓的领导层。但是领导层至今为止也就只有寥寥几个吸血鬼,下达任务的向来却直接由昂热一人公布。夏弥的任务也是如此。 
 
这个任务乍一看与别的任务没有任何不同,要非得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应该就是这次的目标稍微年轻貌美一些一一从外表上看来。路明非兴高采烈地将任务详情介绍交给芬格尔,简介那栏等级是A-,还有大大的long term mission三个词,长期任务就相当于长假一样,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两三年才能碰上一次的事,虽然两三年在吸血鬼漫长的煎熬生涯中也就只是弹指一挥间。芬格尔接过报告的时候却变了脸色。 
 
他说你知道夏弥是谁吗,这个任务的等级绝对不止A-,昂热那老头子把我们当猴子耍吗? 
路明非说那怎么是,咱们现在是冷血动物了,没有人权的。另外我没听说过她啊不就是个萌妹子吗? 
芬格尔将任务纸卷成纸筒抽了他一脑袋:“你别看照片上这姑娘年轻貌美得跟朵花一样,她都三百多岁了。” 
路明非大惊失色:“那我们两个对她一个怎么有胜算?” 
“没有胜算,”芬格尔将任务纸拿下来摊开,“这儿写着了,我们不用杀她,把她带回来就行了。但就这个难度起码也得是个S级一一把她带回来比杀了她还难。” 
“这事儿怎么能落到我们头上?” 
“你听说过耶梦加得吗?”芬格尔说,意料之中地看到路明非摇头。“那是夏弥在三百年前的名字。她在刚变成吸血鬼那会儿用这个名字转化了不下一百个吸血鬼,为壮大卡塞尔贡献了不可或缺的力量。虽然那之后她被监禁了一段时间,性格大变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但不代表接触她就是安全的了一一说到这个,路明非,你还记不记得你自己被转化时候的事?” 
 
TBC/Never Continued
请花点时间看下后面 
 

坦白讲前几章的阅读量让我非常吃惊,好久没在热圈待了,小伙伴们简直太nice,基本上每天都有新粮吃,让我这个冷到北极圈的人感受到了久旱逢甘霖。俗话说吃粮是产粮的动力,我这几天虽然没在看龙族但是产粮冲动简直up up到不行【【【但是,这篇大概会坑。主要因为梗再怎么新,这还是个旧得已经被我脑烂了的脑洞),之前章四写完结果被wps坑了没保存的时候想要不要直接放大纲,但觉得放大纲会得罪人所以还是把章四重写了一遍,但要我再写下去应该是不可能了。

另外最近涨很多粉,提醒一句如果不能接受我平常老刷银魂的话,建议取关www

一言蔽之,作茧自缚的读者们你们私信我给你们打钱吧【你】

总之十分,十分对不起。

评论(8)

热度(39)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