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白谷

Can I be true

【all桂】无题段子集

生日伪摸鱼【其实就是小段子,多cp注意


 银桂


“今日天黑之前,请务必一一”
“我知道了,知道了啦,同样的事情有必要说三遍吗?我会跟松阳转达你的一片心意的。说起来你叫什么来着?假一一”
“是桂。连人名你都记不住,我也不指望你能记住别的什么了,”桂叹口气,“谁要你传达什么心意啊,总之快逃就对了。池田家的人已经向幕府上报私塾的事儿了,说松阳在私自传教一些颠覆国家理念的东西。不管他再怎么厉害,被扣上这顶帽子是逃脱不掉的。你自己也要小心。”
“说得好像他教的是那么健康向上的东西似的。”银时挖了挖鼻孔。“说真的你有认真地去听过松阳都在教我们什么吗?你不也就在高杉那家伙踢馆子的时候来凑凑热闹而已,课堂都还未迈近一步吧。”
“我不需要去听。”桂皱起眉头,“我是被讲武馆破格招取的才童,只要稍微有点观察力,松阳是什么样的人,他又教给你们怎样的武士道,怎样的大义,这些我都可以看出来。这也是为什么我来找素昧平生的你,因为我相信你和那位老师都是好人。”

好人。银时想道。因为觉得笑起来不合时宜所以忍住了。在这个家伙眼里一一他仔细地打量打量桂,一丝不苟的衣衫,梳得整整齐齐的马尾辫,还有挂在腰间的木刀一一在这个自称才童的孩子眼里,他和松阳这两个从地狱里回来的恶鬼居然是好人吗?
但是桂身上也有一种他先前没有注意到的品质。跟与他相同打扮的那些温室里的花朵不一样,他可不是什么一捏就碎的脆弱小花。这是一株仙人掌,尚未长出尖刺,但底根已经扎得牢牢的,汲取周围所有的养分了。无论你怀抱怎样的想法,怎样的目的,靠近他必定会被他所察觉。对于某些他会吸收他认为有益的而为己所用,而有害的他虽然不会铲除,却也必定不会常存于世。这株仙人掌在沙漠里干涸许久,却也还没有熄灭对甘霖的希望。

银时这时明白了,恐怕松阳和他,就是桂一直在等待的甘霖。
但是桂竟然如此轻易地要放他们远走了。


高桂


“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桂轻声对我说,他的眼睛却没有像平时一样放在我身上,而是直视着面前深黑的夜景。“高杉,我们——”

我没有再等他说下去。

“你懂什么啊?“我揪着他的头发厉声问,他刚刚被我扑过来的姿势吃了一惊,现在露出吃痛的表情。但是他的眼睛现在望着我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愤怒地咬着牙,不由得想到昨天的事情,左眼又开始隐隐作痛。

桂好像看出来了,但他并没有试图挣脱。他伸出手覆在我的手上,在我恍惚的一瞬间将那缕头发抽走了。

我的眼前漆黑一片。

……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这样的欲,这样可怕的执念。这样的无法逃离渐渐地就成了可怖的牢笼,多明亮的光也无法驱散我身后黑暗的影子。

就连面前这盏灯火也不行。  

 


近桂

“她的笑容不好看,不是吗?“

“闭嘴。“

“阿妙的那副笑容——“

“我说了闭嘴。桂,我对女人的品味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是我多舌了,“桂闭了闭眼,同时将帽檐压低一点。“但是我的话,我是不会让关心我的女人露出那么哀伤的微笑的。”

他睁开眼。“你身上好像没怎么湿啊,跟踪狂。”

近藤试图从他身边走过去。

“别急着走啊,鬼之副长都同意了,你不同意怎么行。”

近藤停下了。

“听着,桂,我看在你救了这国家和替我挡了一枪的面上不计较过去发生的事,但是武士怎么能离开自己的战场?就算十四同意了,他可以走,但我绝不会——”

“你们在这里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桂明确地说。“你大可以试试继续留在这里,我并不是出于一山不容二虎的目的而劝说你们的。但是——你还想再一次,见她露出那样的笑容吗?”


终桂

距离黑绳岛的战争过去已经近一周了,真选组屯所内能站起来四处走动的人数还不到一半,局长只乖乖躺了三天便神龙见首不见尾,队士都心知肚明歌舞伎町的哪个垃圾桶里又多了一团人形垃圾;副长和冲田队长也整日耗在外面,今天这个会议明天那个谈判,居中法度也已经荒废得差不多了,这才有了那只黑猫的容身之地。

齐藤终第一次见到黑猫的时候也是他伤愈合得差不多以后起身活动的第一天,具体发生在上厕所的途中。

厕所没纸了。

终近乎绝望地发现这个事实时也觉得有些蹊跷,因为一般情况下厕纸如果被别人用完了,起码纸筒还会挂在钩子上,然而这次连纸筒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了。他从马桶上站起来想要不要就这样将就一下的时候门底下传来一声轻响,一整筒厕纸从门缝底下滚进来,简直莫过于天使相助。终反应迅速,飞快地做完收尾工作后打开厕所门,想见见这位救命天使的时候,一只纯黑的毛球从他脚上蹦过去,一跳就叼住了刚才终挂回钩子上的厕纸筒,往外一扯整卷纸就落了下来,又叼着它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如此看来那卷厕纸应该是被黑猫当成毛线团当玩具玩了。

终没有去追。


***


【居中法度第xx条,凡所内居住队士,不得私自擅养猫犬类宠物】

终默写完这一条法度,提笔写上这一天的日期:【O月X日,在屯所内厕所大便时】

他把笔搁下,抬头望了望外面空旷的走廊,抓了抓爆炸头,过了一会儿才添上【什么……都没看到Z】


这时候,那只黑猫从窗台外翻了进来。

这次它似乎没有像上次那样怕生了,大摇大摆地朝终的书桌走过来,轻巧地跳上来,尾巴一扫将搁在着上的墨砚打翻,然后染了墨的爪子狠狠一脚踩在摊开的日记本上,丝毫没有把终放在眼里。接着它浑身三百六十度旋转般跳下桌台,又大摇大摆地竖着尾巴离去了。

那一刻一种强烈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第二天那只黑猫再来的时候,终在房间里备了猫粮。 



-完-

评论(22)

热度(38)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