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白谷

Can I be true

【楚路】作茧自缚03/吸血鬼AU

前篇戳http://hurricanebones.lofter.com/post/1cb452f7_989f434

重新提一下设定:
*吸血鬼长生不死,但木桩穿透心脏会死亡
*惧怕马鞭草和阳光(除非佩戴日光戒指)
*可通过眼神接触控制人类心智与行动

Chap.3

“吃早餐吗?”路明非下来的时候楚子航正在吃一片吐司,虽然他是这么问但是他分明准备了两份早点,而路明非的那一份还多了一杯牛奶。
说实话路明非觉得楚子航身上的未解之谜很多,其中之一就是为什么他身为金融狗一一用路明非的话来说一一竟然会下厨,而且比以前路明非做得还好吃,虽然他已经几十年没进过厨房了。
他无可奈何地坐下来,吞吐司,味同嚼蜡。吸血鬼虽然可以进食,但对饥饿感毫无帮助。路明非艰难地把一片火腿咽下去,心想着久违了。
“你不喝牛奶?”楚子航面无表情地看和他吃完,加了一句。
“不喝。”在路明非心里牛奶简直和兑了马鞭草汁*的水一样叫人恶心。“我不太喜欢喝牛奶……不过,多谢师兄美意。”他担忧地看了楚子航一眼,好像他敢说一个不字楚子航马上会扔过一把刀来一样。
“哦,我只是觉得你可能需要长长个子。”楚子航收走杯子,语气里稍微夹杂着了一点遗憾。“我先去上班了。”
哈?!路明非觉得脑子好像被人挖出来又踩了一脚似的。长高?楚子航也不想想他都已经是奔三的大叔了(从楚子航认识他的年龄来讲)就算他看起来还是个高中生。

“等……等等师兄!”路明非叫住楚子航,后者站在门前,手放在门把手上。
“昨天那个寄给我的包裹……你有没有打开过?”
楚子航忽然转过身,吓得路明非往后靠了靠。只见他走进来拿走挂在椅背上的一件黑色风衣,边穿边说:“没有。你的包裹怎么了?”他换好风衣又重新打开门,门后居然站着路明非。
他退后一步,皱了皱眉毛:“你吓到我了路明非,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路明非没理会他的问题。他直视着楚子航,浅褐色的眸子逐渐漾开另一种颜色一一金子般的黄。他的瞳孔像夜晚的猫一样缩成一条线,继而又恢复成一颗圆。他轻声问:“你有没有打开过我的包裹,师兄?”

“没有。”楚子航盯着他的黄金瞳,耳语道。

黄金瞳渐渐暗淡下来。“忘了我们的谈话。”路明非说完便闪进房间,关上门。隐隐有声音回荡。
楚子航站在门口没有动,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来。他撩起袖子,一个古铜色的手环端正地戴在他的右手手腕上,他抬起手环轻嗅几下,传来马鞭草特有的香味。*

***

不应该是这样的。路明非困惑地揉了揉太阳穴。他今早六点多就去了趟邮局,找到最后送货上门的那个邮差,意念控制了他,问他是否打开过包裹。之所以先找他,路明非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他相信楚子航不会做什么多余的事。但既然他们都在控制下矢口否认,那么到底是谁碰过了那东西?他已经躲了五年,卡塞尔的人一直没有找到他,如果他们现在发现了这个包裹……也许过几天路明非就会胸口插着木桩躺在某个脏兮兮的壁炉里了。

这时候他看见了那杯牛奶。楚子航只是把它放到了厨房的台子上,并没有倒掉它。也许他是心存侥幸希望路明非会回心转意搞定掉它。想到这儿路明非不由得有点感动。吸血鬼的情感比人类的放大了很多,但并不丰富,有着几倍的恨的同时也有几倍的爱。路明非走过去,端起牛奶一饮而尽。

然后他转头,轰轰烈烈地尽数吐了出来。
他的嗓子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烧,而且越烧越猛。他松开杯子,任它掉到地上摔得粉碎。路明非跌跌撞撞地冲到房间里,翻出一包血袋,直接咬破喝了起来,溢出来的血顺着他的下巴流进T恤,看起来触目惊心。

马鞭草。
“如果我以前只是讨厌牛奶的话,那么从现在起我就开始恨它。”路明非把空空如也的血袋随手一丢,看着一片狼藉的厨房自言自语道。

“杀掉他。”电话那边传来芬格尔懒洋洋的声音,“亲爱的师弟啊你这就叫养虎为患,如果楚子航竟然懂得用马鞭草了,那么我估计没几天我再来找你的时候你就是具干尸了。”
“……”
“路明非?”
路明非紧抓着手机,脸上的惊慌一目了然。他发觉自己又心软了。也许那不算心软,只是因为他太懦弱了,总是下不了手,他杀人会想太多,比如这个人也有自己的生活,亲人,朋友……每个人都有。但是真正到了必须除掉一个人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却并不会想这些。这叫做伪善吗?或者什么类似的情感。
但是楚子航不一样,总之无论如何到了必须杀死一个人的时候,路明非希望那个人不是楚子航。

“我不确定……也许他确实知道吸血鬼的事,但他只是想测试一下我是不是。就算他真的发现了,为什么还会跟我一起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路明非换了不那么抖的右手拿手机,“真的有必要杀他吗?”
“你他妈咨询我有什么用?”芬格尔在另一边不耐烦地说道,有点愤怒的前兆,“现在有性命危险的人又不是我。如果你都不在乎自己的死活,我为什么要在乎?”
“是吗,那你为什么要在乎?”路明非冷冷地反问。
“你……”芬格尔似乎想骂粗话,又被噎住了,“你真是不可理喻。卡塞尔的人如果找到了你,你觉得我的死期还会远吗?别忘了当初我们是为什么被踢出组织还被追杀的,从五年前开始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路明非不再说话。
芬格尔再次开口时的声音忽然变了,隔着信号嘈杂的滋滋声他也能清楚地听出来,“杀了夏弥的这个黑锅,我自愿和你背,但不代表我愿意和你一起死。”
电话嘟一声挂了。路明非瞪视着前方,如坠冰窟。他呆了差不多两分钟,而后他猛地抬臂将手机掷出去,几秒后地面传来破碎的声音。他起身离开。

在路明非看不到的地方,烂了几块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面瘫师兄”的来电。 

TBC.


*佩戴/服用马鞭草的人类可免于吸血鬼的精神控制,马鞭草也可削弱吸血鬼的特殊力量(例如瞬间移动XD

到此为止我是真的用完权宜之计了,请大家做好下章文风突变的准备w

评论(7)

热度(84)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