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白谷

Can I be true

【楚路】作茧自缚01-02/吸血鬼AU

真没想到有一天会把这样古早的黑历史发出来,都怪龙四让我太炸了,稍微爬一下墙……


吸血鬼AU,设定参考吸血鬼日记。简单介绍一下

*吸血鬼长生不死,但木桩穿透心脏会死亡

*惧怕马鞭草和阳光(除非佩戴日光戒指)

*可通过眼神接触控制人类心智与行动

*喝下吸血鬼血后24小时内死亡会复活,在另外24小时内喝下人类的血则转换为吸血鬼

 

Chap.1

 

路明非倒是不觉得跟一个人类同居有什么,但是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家伙的血这么极品,简直百年难遇,要不是存款真的不够他一定不会选这个地方跟楚子航同居。天天生活在这种令人难以自制的香味下,难保不有一天他会像吸灌汤小笼包的汤汁一样把楚子航的血吸个干净,那时候他就得一个人支付他完全负担不起的房租。

 

这种面积和装修级别的房子在附近的地方是很少见的,路明非之所以能用他少的可怜的存款赖在其中一间房是因为楚子航提出路明非可以只付三分之一房租费用,只要他留在这里和他一起住。但就像鬼故事里常用的老梗,房子好是好,可是建在相对偏远的郊区,交通不便,地段实在算不上好,对某些人来说一个人住这儿真是挺毛骨悚然的。当然路明非完全不觉得楚子航属于某些人的范畴。所以至今路明非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家伙会不惜赔本也要邀他同住。

 

路明非在房子里基本是昼伏夜出,就像这世上的任何一个吸血鬼,白天他需要睡眠,充足的睡眠,而楚子航则天天有专人接送去他管理的公司,他父亲退休后公司直接被挂到了他名下。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路明非虽然活了半个世纪,仍是个很年轻的吸血鬼,但也早就学会不愤世嫉俗。前三十年他受雇于一个遍布全球的吸血鬼组织卡塞尔,猎杀世界各地违反条规的吸血鬼,按理说他赚的钱足够他再用个三四十年的了,可惜后来任务出错被踢出组织,没了收入还要被秘党追杀,再加上后来的挥霍无度和物价上涨,只过了几年存款便寥寥无几需要打工。不过这就是路明非了,做人类的时候衰当了吸血鬼也这么衰。现在他在周末的时候会按时去一家星巴克客串服务生,因为他打心底里相信咖啡的香味会盖住人血的。他有个在医院混日子的吸血鬼伙伴芬格尔,每隔一个月从储藏库里搬一箱血袋供他生存。狩猎太危险又容易被怀疑,路明非还没蠢到那地步。

 

不过这几天情况有点特殊,本来上周日也就是芬格尔答应会给他送补给的日子,邮局一点消息也没有,导致路明非饿着肚子挺了一个星期。待在家里也不是办法,楚子航很快会回来,而路明非此刻饿得可以吃三个楚子航。他用家里的固定电话打给芬格尔,芬格尔说现在有点不好下手,储藏室新装了红外线摄像头,要是我在三更半夜搬了整整一盒O型血又没搬回来岂不是很可疑?他知道路明非对O型血情有独钟,说不定跟蚊子是一个道理。路明非烦躁地说我很饿,不是前胸贴后背,是饿成干尸那种饿,那你要我怎么办,再这样下去我只能去狩猎了。那边芬格尔惊恐地叫道不不不,你要是被发现了他们也会找到我的!你冷静一下,我会想办法的,千万坚持住。

 

于是路明非坚持了半个小时,终于熬不住了。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着,一路晃进网吧。几盘星际打下来都是路明非满贯,饿肚子使得他心情更不好了。有个叫费伦的家伙一直死缠着说要打败他,可路明非别的都不行,游戏却是绰绰有余。最后连宰费伦六盘,费伦红着眼睛说下一局一定赢你,别走。路明非摆摆手说算了,我困了要回家找妈妈,心里想着去邮局那儿看看血袋寄到了没有,这是最后期限了,再没有他就只好从人身上下手了。他推开费伦说见好就收,我走了你们继续。

 

刚走几步感觉不对劲,一回头发现费伦的几个弟兄把他团团围住,费伦站在后面说不陪我下这一盘你一步都别想走。路明非被他弄的火气也上来了,他又跨了一步说我就走了谁怕你啊。一个弟兄哼了一声掏出了刀子。此时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深夜了,网吧老板上二楼睡觉去了,一楼只有包了夜的那几个人和路明非。

作为皮肤比石头还硬的冷血动物,路明非当然不怕刀子这种明晃晃的小玩具,后来事实证明他欠缺考虑。他想都不想地一拳揍上去,那人捂着肚子惨叫一声,刀子咣当一声掉在地上。费伦几个愣住了,他们没想到路明非真的会反抗。但是人已经被打了,不借着这个由头把在游戏上输的面子赢回来就太可惜了。

要是换作平常,路明非就算打这个数量的两倍也没问题,当然他指的是人类。可是他现在体能有点跟不上速度,打了半天这些人愣是没倒下,反而越战越勇。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路明非翻身踩住一个人的脊梁,用力下压把他踢到一边,那家伙闷哼一声,原来落地的时候手掌被地上的刀子割伤了。

 

大事不好。

还算锋利的水果刀把那人手掌上划开一道挺深的口子,新鲜的血液争先恐后地冒出来。路明非眼睛都直了,如果此刻有人把网吧的灯打开会发现他的眼睛血红一片。他忽然停下手头的动作,打出去一半的拳头也收了回来,费伦的人也莫名其妙地停了手。

他一步一步地朝那个受伤的家伙走过去,坐着的那个人完全动弹不得,虽然路明非只是向他走过去,但他还是感到一种原始的恐惧开始慢慢爬遍他的全身,渗进每个毛孔里。

路明非终于走到他面前了,对他来说这一刻简直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抬起那人的手,血珠顺着手掌的轮廓一滴滴流下去,他的喉结滚动着。

路明非张开嘴,两颗獠牙闪着光。


Chap.2

本来伪装成打烊的网吧大门砰一声被踢开,力度大得周围的窗户都哆哆嗦嗦摇了起来,年久失修的墙上掉下些许石灰。
费伦和他的弟兄们目瞪口呆地瞪着门口站着的两个人,一个留着深蓝色的短发,有些凌乱地垂在耳边,五官像是一刀刀刻出来的,面色冷峻,毫无疑问是他刚才一脚踹开上锁的大门的。他接过另一个邮差模样的人手里拿的箱子,眼睛一个个扫过乱成一团的混混们,最后停在了褐色头发的少年身上。路明非,他开口道,这里有你的快递。
路明非缓缓地转过头来,脸色青白。知道了,他沙哑地说,站起身来。几乎是一瞬间他就越过那些人走到了门口,露出一副二兮兮的笑容,与前一分钟形成鲜明对比。他接过门口那人手里的箱子。谢谢你啊楚子航,他说。然后他回头扫了一眼依然愣坐在地上的家伙们。真是不好意思,医药费你自己掏吧,我走了费伦。接着他压低声音:别让我再看见你们在这间网吧了,不想死的话,离我远点。

路明非变成吸血鬼大概是十七岁那年的事。他变成吸血鬼后只有几个小时卡塞尔的人就来找他了,当时路明非差点就能把一个年轻女人弄到手,他那时太饿了。但是该死的芬格尔找到了他,并且告诉他跟着组织才会有肉吃,于是他就糊里糊涂地被带了过去,见到了和蔼的上级希尔伯特·让·昂热,从此以后他就跟党走了。
曾有一个违反规定的吸血鬼为了躲避卡塞尔的追捕藏身在一所美国伊利诺伊州的大学,叫夏弥,外表上倒是挺年轻貌美的。当时路明非和芬格尔迫不得已也只能混入那所学校,就在那时他认识了楚子航,比他高一级,还帮他做过几次tutor,因为他要是再有一门课不及格就要取消住宿资格,这样他就没法24小时监视夏弥了,所以实质上他跟楚子航是旧识,但当时他的血闻起来还没像现在这样,难道好血跟上等的红酒一样是会经年沉淀的?
虽说是补习,但路明非通常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楚子航帮他把书上空缺的位置补上笔记,路明非就在旁边趴着睡觉,口水流了一胳膊,他的头发时不时蹭到楚子航的手臂,脸和楚子航的手肘凑的很近很近。昏黄的光从图书馆的落地窗外渗进来,两个青年一瞬间看起来跟画一样美好。

路明非晃晃脑袋,看着楚子航把箱子递过来,他突然很不想接这个箱子,陪伴了他六天的饥饿感此刻第一次消失,然而事实是如果没有这箱子里的东西他不再可能像很久以前那样,每天几个包子一碗粥就可以过活了。
你方便告诉我这箱子里什么东西么?邮递员说一定要见到你才能把箱子放下。楚子航说道,替路明非打开房门。
路明非砰一声把箱子扔桌子上,这分量听声音还是挺足的,他满意地想。
这个……不是很重要的东西啦,朋友托我暂时保管的。路明非信口胡诌道,前师兄的八卦他早就习惯了,不过似乎只有在他面前楚子航才变得像是八婆附体。

哦。楚子航并不多问,那你早点休息吧。
恩师兄也早点睡吧,明天你还要上班……路明非殷勤地应道,小心地控制好力道,关上门。他听到楚子航下楼的脚步声后顿时整个人漏了气似的瘫在床上。
他把双手枕在脑后,两条腿叉开,以前跟芬格尔混大学的时候他常以这种姿势躺在宿舍里翘课。说实话路明非并不清楚楚子航有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毕竟他跟楚子航认识了快十年,是唯一一个与他相识这么久还没有死……或者被消除记忆的人类。何况当年英俊清新的一枝花楚师兄也变成了现在下巴上会时不时冒出胡茬的大叔,虽然他还是很英俊。而路明非仍旧是那个白斩鸡衰仔,其实他还宁愿他会变老,要是他真有四十岁那样的成熟外貌,也不至于落的现在这样,考虑是否要出柜了。

路明非垂头丧气地坐起来,想着要是自己再胖一点就好了,那样说不定会更有男人味一一想到胖,他一扭头瞅向桌上的纸箱。路明非从床上爬起来,从抽屉里抽出一把剪刀熟门熟路地开始解体那层小纸板,这次出乎意料的快,也许芬格尔少粘了几层透明胶。
最后他从里面摸出一个白色的软绵绵的包裹,不出所料的话这里面会有他接下来一个月的伙食和芬格尔亲切的问候信一一这次应该是道歉信了,卡塞尔近期的动向。就在他握着剪刀翻转包裹思考从何下手时,里面的东西哗啦啦一下都掉了出来。
路明非目瞪口呆许久,才低声骂了句娘。他一手顶住太阳穴,感觉脑浆都快炸出来。
有人打开过这个包裹,看到了里面的所有东西。


TBC.


几年前的文了,所以如果后面填起来画风会不太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我就不知道了


评论(8)

热度(125)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