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白谷

Can I be true

【高桂】金魂半架空/盲巷03

盲巷

Chapter. 3



开场十分顺利,大部分客人落座之后栗子忍不住地扭头四处张望。似乎来的女人们大多身居高位,都是各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有些还携着男伴。看到大家脸上都是一副期待已久的表情,栗子心里禁不住为偶像的人气由衷地自豪。

“十分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我是今夜金选组重新开业庆祝宴的特邀主持人,结野克利斯特。”
大众熟知的主播小姐登上司仪台,这次她难得地穿了西式晚礼服,大概是为了迎合今晚的场面。她等着台下的掌声渐渐消失了才再次开口。

“在过去半年中,因为商业原因以及此区域的负责管理人纠纷事件,金选组曾一度停业,现在终于迎来了梅开二度。今晚大家能够在这里见到久违的歌舞伎町Top3牛郎们,都是多亏了一位大人的功劳。作为恩人,今夜这位大人自然也参加了我们的庆贺宴一一”
结野顿了顿,向舞台对面的灯光师打了个手势。“松平栗子小姐,请问您希望金选组如何向您表达谢意呢?”

灯光猛地拢聚在栗子身上。虽然知道会有这一刻的到来,栗子还是忍不住害羞。她战栗地伸手抓住递给她的话筒,在一片眩晕中说道:“我没有什么可要求的,只希望能再一次得到Mr. Hijikata的吻一一”
欢呼声和雷鸣般的掌声再一次此起彼伏。

“爸爸,这次的庆贺宴真的很顺利呢,”回去的路上栗子还是很兴奋,脸上挂着幸福的红晕。“还是多亏了您的帮忙呀!要不是您投资成功,垄断了这一块的生意地带,我怎么会成为金选组的新合伙人呢,真是像梦里一样啊。”
松平片栗虎看着女儿开心的笑颜,脸上也禁不住柔和了些:“为了宝贝女儿老爹可是什么都愿意做。”
父女俩一前一后地走进电梯里,松平不小心与一个戴着墨镜的蓝发男人擦肩而过,那男人看着普通可身体却很坚实,松平的肩膀撞到他时甚至微微有点疼痛。

“喂小子,是男人就给我走路看路啊。”松平不愠不火地训斥道。
“十分抱歉一一是在下有些赶时间。”
蓝发男人转身轻轻鞠了一躬,松平这才看清他背上背的长方形盒子。原来是音乐人吗?松平摇摇头,心里嘲笑自己的警察职业病。
“没关系的,您不要放在心上啊!”栗子冲着远去的男人的背影喊。

“喂?这里是特殊事务所,如果不是要事的话请不要一一”
“喂,我是万事屋,”高杉冰冷地答道,“如您所言,我确实有要事相报。”
电话的那边的呼吸声一瞬间静了下来。
“请但说无妨。”
“前几日您府上派人前来请求万事屋调查西乡一事,这是我搜查到的资料。”高杉夹着电话筒,一边摊开从柜子里抽出来的文件,但纸面上密密麻麻铺满了秀气的字体,显然不是出自他之手。
“西乡特盛,真实身份不详,两周前于歌舞伎町大量铺张酒馆与俱乐部等大量游民聚集之地,位于万事屋楼下的微笑酒馆只是其中一处。而一月前新开张的吉原俱乐部似乎也在西乡旗下,除个别酒馆里的陪酒小姐之外,部分牛郎俱乐部的男职员的身份都十分可疑。”
他用意不明地顿了顿,眼睛扫过后面那个很是熟悉的名词:“他们似乎大多都曾缔属于「烙阳」一一”
“烙阳?那个十年前兴起的黑道组织「烙阳」吗?”电话那边的人似乎大吃了一惊。
“但是中间也衰落过一段时间,”高杉不甚在意地说,“西乡出现在这里的时间与「烙阳」最近开始活跃的时间相吻合,这其中说明了什么我就不用再解释了吧。”
“是一一是说西乡特盛也是「烙阳」的一员么,干部之类的?”
“不,是首领。”高杉不太耐烦地合上卷宗。这时他正对面的和门被推开,万齐披着淋湿了的衣服地走入玄关。高杉抛去一个疑问的眼神,他简单地点了点头。

“烙阳组风凶悍,其首领并不是什么会将组织交给手下擅自管理的人,这种大量开张的背后肯定不是区区一个手下在操纵,恐怕开店的目的垄断基金为虚,收集情报为实。而且能进行得这么有条不絮一一肯定多亏了他那些部下的忠诚吧。相应的西乡既然要控制这么庞大的商流,空闲的时间应该很少。包括万事屋楼下的酒馆,平常都是别人在打理。”
“一直以来都无人知晓的烙阳首领就这样暴露了吗?”委托方听起来还是很惊讶,“不愧是万事屋啊。如此说来西乡建立烙阳一定花了不少心思一一”
“建立烙阳的并不是他,”高杉再次打断道,“以我推测,西乡是近些年才担任首领的,十年前建立烙阳的另有其人。”

电话那边变得吵闹了些,似乎有什么人在喊话。

“喂?”高杉镇定地询问。
“那个一一十分抱歉,刚才有紧急事件发生。”事务所那边仍是十分喧嚷的样子。
“什么紧急事件?”
那边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是松平长官,刚才在金选组俱乐部参加庆祝宴回来后遭遇了枪袭。”

***

“所以为什么要送我别人用过的东西啊。”她背对着高杉,将梳子用刚才的白纸一层层包叠起来,手抬起时细微的颤抖只有她自己能注意到。
“因为感觉你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不用回头都能想象出那家伙眯着眼睛的样子。假发子想着,她稍微用了点力止住手指的颤抖,头上的神经却忍不住突突地跳了起来。不应该将发髻绑得这么紧的,以至于那些固定在发间的简单的首饰都让她觉得沉重。她本想转身,但一动才发现身后已经站了一个人。
“都到这份上了,老老实实地承认不好吗。”
那人伸手将她的发髻解下来,手法笨拙却分毫没有伤到发丝。他将装饰用的花别针一个个拆下来,随意地放在身后的柜台上。

“我不是他。”过了良久她才说,并一把抓住那只乱动的手,“而且,你乡下的老妈没有教过你不要乱动别人的头发吗?”
“有的啊,”虽然被抓住了,高杉另一只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他屈起两根手指将最后一根别针取下来。“有人这么教过我,只不过不是我妈罢了。”
“我到底哪里像他?”假发子忽然又来了兴趣似地这样问。
“长发吧,以前那个人的头发也很长。还有虽然看着瘦但其实力气很大,是不多的打架能够赢过我的存在。他也老是不让我去抓他的头发,而且对名字的执着度也是深得可怕……”高杉一点也不困难地回忆着,说出来就好像是昨天才见过那人一样。

假发子越听面色也越发苍白,过了一会儿她的表情缓和下来说:“我确实只有这头长发还和以前一样,从未变过。”

***

比赛才进行到半程的时候地上已经是血迹斑斑。这次裁判不管不顾地拉了警卫冲进来,好不容易才叫停了两个已经难舍难分的选手。其中那个脑后垂着麻花辫的长发少年下来以后立刻被旁边的中年男人打了一拳,不过他似乎考虑到伤势,并没有揍在要害部位。
“混账小子,下次再这样就去死吧,只不过下次我来亲自送你一程。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还有少爷这个头衔在啊?”
“你也知道我是少爷啊,”被揍了的少年虽然躺在担架上,却完全不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那又怎样,靠人养着吃饭的日子我已经过腻了,而且我的梦想就是当日本的No.1拳击手啊。”
“在中国当不好吗?你是中国人吧!干嘛要跑来这个小地方啊!”
“中国人太多了太麻烦,干脆在日本当比较省时间。再说阿伏兔你这么不满可以不做我的经纪人啊。”
“你以为我是想当你的经纪人才来的吗?!大叔也是被逼无奈啊!大叔也有想哭的时候啊!”

直到出了赛场后才发现在下雨,医护人员正扛着担架一筹莫展,这时一辆白色轿车在离他们最近的地方停下了。一个银发男人从驾驶座钻出来跟阿伏兔简单地说了几句话,胡子拉碴的男人随即转身吩咐道:“把这家伙丢进后座就可以了。”
“这样好吗?我现在可是伤员,杀了你喔阿伏兔。”橙发少年笑眯眯地说,握在担架边缘的手却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几个医护人员面露难色。


“神威,仅此一次,请以大局为重。”银发男人开口道,“你父亲马上就要刑满释放了,届时他会前来日本。你觉得他会愿意看到自己寄予厚望的独子这个样子吗。”
“第一,我不是独子喔,我可是有个不成器的妹妹在的,”被唤作神威的少年眼角还是弯弯地盈满笑意,语气却是冰冷的,“第二,我可不知道凤仙一一老头子有对我寄予什么厚望呢,一直以来被看作继承人的不都是你吗,胧。”

此话一出,两人的脸色都变得很不好看,连站在旁边的阿伏兔都觉得气氛有些紧张。这时一个陌生的男声插了进来。


“你知道什么是扶不起的阿斗吗?”
一个长发男人从副驾驶的位置钻了出来,虽然打着一把黑伞看不清面目,但意外地给人一种清秀的感觉。他和胧穿着一样的西装。
“你说什么?”神威收了收脸色,换上一副天真的表情。
“你是中国来的吧,理应知道这个故事才对。三国时代里刘备的儿子阿斗,是个怎么辅佐都聪明不起来的少皇帝。”
“原来如此,你是说我是阿斗吗?”
不妙了啊,阿伏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一边盯着那个奇怪的长发男人。这个人怎么回事,正常人都能看出来少爷不是什么开得起玩笑的人吧一一还偏偏是在这种时候,胧找来的人能识时务一点吗?
胧这时也才意识到自己还带了一位客人来似的,打着伞走近几步,“这位是协助凤仙大人在日本进行经济引渡的合作人,桂小太郎。”

“他作为「萩」的原干部,将帮助我们在日本重建「夜兔」。”


TBC.

 

 

顺便唠嗑一下感觉我一直以来写的cp文都不太像cp文,反倒像是两个人各为主角的文。想改,但是好难喔.....所以我一个写推理的到底为啥要写谈恋爱

 

评论(4)

热度(16)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