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白谷

Can I be true

【银桂】同棺异梦(漫画子桂衍生)

同棺异梦

章一

“大家都在说着去找大夫这样的话,话虽如此,我们哪里来的钱财去请大夫呢。”他仰头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我,用的却又不是请求的语气,我心里的某个地方为这小孩为难起来。
“你的婆婆是真的不行了吗?想必在你父母去世后带你这么多年,年纪也很大了吧。“
他很快地摇了摇头。“芥边先生误会了,我并不知道我父母是否还在世,婆婆也只是在某个庙里将我捡起而已,但她待我确是像亲生孙儿女一样亲。“虽然交代出了凄惨的家世,我却没觉得这小孩的口气里带有这年龄该有的忧愁,“我听老师说过这乡里的人都尊称芥边先生为大夫,救济无钱购置药品处方的穷苦人家。虽然很是冒昧,但能不能请您帮我家婆婆想些办法呢?”
果然是讲武馆里出来的有教养的小孩啊,求人的方法都不一样,我虽说被人称为大夫,却也不是什么百病能治的神医,只是年幼的时候照顾常年生病的弟弟,对医药有些了解罢了。但是这个人情还是要做的,我认识这小孩口中的老师吉田松阳,勉强算作是友人。
“当然可以,只是我不敢保证能帮上你婆婆多大的忙。既然你是讲武馆的学生,又是松阳的弟子,我应该有听说过你的姓名才是——“
“失礼了,芥边先生,我是桂。“他用幼稚却成熟得不可思议的声音说,小小的身体跪着,将头搁到放在双膝前的手上,“桂小太郎。”

十分知书达理的小孩,叫我没由来地为他担忧起来。

***

“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次开药了。“我拖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临终的老人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可没有一次像这样扭捏着与家属说,与这样的小孩说,与桂说。
“是吗。婆婆也自觉时候差不多到了。她昨天给我做蛋黄酱金枪鱼饭团的时候说的。“
原来希子夫人还能给桂做饭团吗?顽疾到了这种时候老人都还不在床上好好休养准备遗言,却给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子最后一次做饭吗?我渐渐明白桂固执多虑的性格是从哪里来的了。
话题总不能围着这个转。“小太郎啊,我在想,等希子她……”
“今天讲武管新收了个门生,“桂打断我,低头卷着我给希子开的的装着药方的纸袋,“是个很厉害的少爷一样的人物。叫高杉晋助还是什么的。“
“能让小太郎这样的特等生记住,那位高杉同学一定也是能跟馆里教练过上几招的学生吧。“
“他今天跟银时打了一架。“
叫银时的小孩,我也听松阳提起过,长着一头乱蓬蓬的白毛,给人的印象邋遢,但有十分犀利的眼神,性格比起桂没有那么圆润,但是也不像一般的小孩。
相比起这个,还有件更重要的事。
“小太郎,昨天开药的时候,希子夫人跟我说了一件事。”
“我知道。“
欸?
“婆婆她担心我将来的生计,拜托芥边先生来照料我,做我的养父了吧?“
桂的声音依然是小小的,那么沉稳,所以说啊……
我捏了捏袖子。松阳收的小孩,都是些什么人啊。
“那么小太郎愿意吗?希子夫人话是这么说,我们都是尊重你的意愿的。“
桂笑了,眼睛弯起来,露出我似曾相识的那种端庄笑容。“我知道芥边先生是个很好的人。”
那基本就是桂婆婆去世之前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了。我实在搞不明白桂的意思,也不好对着这么聪明的小孩自作主张,便告辞了。

“欸……穷人家里办不起丧礼原来是真的吗?“
“哎呀纤夫,说的好像你没见过穷人家的小孩一样。“

我的弟弟芥边羽三郎去世的时候,为药品花光了积蓄的父母只能请人用草履将他包着下葬,连块墓碑都购不起。桂的处境我是能理解的。我因为受委托去了别的地方开药方,他是怎样将婆婆下葬我无处可知。但我可以肯定这让桂的地位在那些讲武馆里上学的富家子弟中不会有什么提高,也不会有人出于同情的目的待他更好一些。
虽说希子给我的委托我没能帮她实行吧,但是帮忙照看一个还未过志学之年的小孩也算是我的义务了。那之后我就搬到了桂家旁的空宅里,那院子倒是荒废许久,传闻几年前主人一家在里面死相凄惨,半夜里会有女人和孩童的哭声。我向来不信神鬼之说,借此占了个便宜将这套凶宅买下。

我跟桂交代过愿意的话可以来借宿,带朋友来玩也没什么问题。话是这么说,我知道这小孩虽然多数时候通情达理有时却固执得很,再说桂除了那个跟在松阳后边的地痞一样的小孩坂田之外哪有什么朋友,也许这两个都只是勉强见见面说说话。桂倒是很喜欢跟小动物玩,我买下的院子里原来已经居住了两狗一猫,桂竟然因为它们每天恋恋不舍地呆到很晚,还给他们取了一大堆奇怪的西洋名字,像是麦卡锡,汤姆一世,杰西卡三世什么的。
自从有了麦卡锡汤姆一世和杰西卡三世,桂每天下午从私塾回来便径直到我家拜访,风雨无阻,从未迟来,不过我也没过他去哪迟到过。但是今天不知为何延迟了许多。我去私塾里寻他,在路上就听到了讲武馆那些小鬼的对话。看来这么多年了世道还是没有变,自作聪明的总是阔人家的孩子,在凌辱中被迫成长的除了家境不好的从来不会有其他小孩。

“银时!哎!别走啊!“是桂的声音。快到私塾的时候我隔着大老远就看到两个奔跑着的身影。
“谁要去那种有鬼的房子借宿啊!阿银我晚上就算睡在树上都不会去鬼宅的,你自己戴着一头跟女鬼似的假发不怕鬼就算了,阿银可是一见到鬼就会吓得七魂没了六魄的。”
“不是假发是真发!银时,现在可是冬天,这天寒地冻的睡树上怎么行呢?松阳老师外出这段时间你就来芥边先生宅里吧,我帮你把那鬼捉出来还不容易吗?我在这乡里可是有捉鬼小太郎之称的人啊!”
“听都没听说过的设定出来了啊!“
原来是在劝坂田来我家借宿。桂经我百般劝说不愿搬来我家就算了,却不惜麻烦都要劝同窗来,到底是出于一种什么目的啊。“

“要真是怕鬼的话,让小太郎来我家和你一起入寝不就得了。“我快走几步,在撕扯的两人面前说道。
桂看见我,难得露出了窘迫的表情说:“那样太麻烦了,我就不用——”
“咦假发,这大叔就是芥川先生吗。既然大叔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拜托假发你晚上帮我捉鬼了。“
“不是芥川是芥边啦,还有不是假发是桂。“
芥川也好芥边也好,这小孩真是失礼啊,我还不是大叔——也罢了,都这个年纪了还在乎称呼作甚啊。
不过不怕尸体的小孩竟然怕鬼,这对于我来说可是个新奇的发现。松阳说当初他是在战场上寻到这小孩的,银发红瞳,还被附近村里的人称作是食尸鬼。自己都是鬼的人,怎么会怕同类?我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银时这小孩现在外表不管怎么说都还算是可爱,乖巧就不一定了,但肯定是那种村头大姐喜欢摸着头发喂糖果的类型,桂则是更受人喜爱的那一种了,邻居家的寡妇便和他——

“哎大叔,你为什么要买这样有鬼的房子呢?这样每晚每晚的被鬼哭吵得不得安宁不是很恐怖的事吗?”
还不是为了你那个孤儿玩伴。我心里默默想道,嘴上却说:“我向来不信这些,死了的人只能是尸体,不会有什么魂魄出来晃荡,死了的只能是死的,这样的道理我作为医生还不明白吗?”

死了的人只是尸体,不会有什么魂魄出来晃荡。
死了的,只能是死的。

桂不是很信服的样子,但也没说什么,我至今不清楚桂对鬼的想法,有可能他一直不愿搬来我家是因为那鬼哭的传言,说不定他认识生前的原来的主人。但他又说要帮银时捉鬼。说到底,鬼虽没什么可怖的,但这年纪却不怕鬼的小孩才是真的可怖啊。


章二

风冷冷地刮过来,前些天桂帮我洗的白床单疯了一般地哗啦作响,但仍是被晾衣架牢牢拴住。从远处看确是像白衣女鬼在庭院里起舞,银时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桂不知从哪弄来一串风铃,上面点缀着珍珠那种,里圈三个铃铛,外圈九个,这便是他早先说过的“捉鬼”仪式了。银时捧起一把袖珍的珍珠,放到鼻子跟前晃了晃,“看起来很像金平糖啊。”被桂一把打掉。“这是给佛祖吃的!”
这根本就不是用来吃好吗?我扇着扇子想道,而且为什么大冬天还会有蚊子?其实这果真是个鬼宅吧?

接下来要干嘛呢?难道要像葬礼上的和尚那样念南无南无吗…..不对,那是驱鬼不是捉鬼。
“总之银时,小太郎,你们的房间在大厅右边,我的房间就挨着你们,要捉鬼可以,但晚上如果害怕的话可以向我求救哦。“才怪啊谁要大半夜的被怕鬼的小孩吵醒啊那是奶妈的职责吧,但我毕竟是大人,还是要装装样子的。
“好,那么能请芥边先生把这串风铃挂到我跟银时的榻榻米旁边吗?最好在卧室的东北或者西南方。“
“欸?为什么是这两方?“
桂一副很有把握地地说:“因为这两方是鬼门。“
银时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混蛋,假发你想让我在鬼被驱逐前先被附身吗?“
“不是假发,是桂。都说了我是有捉鬼小太郎之称的——“
“闭嘴!”

床头挂风铃,这的确是阴阳师用来捉鬼的方法没错,我以前略有耳闻,可是桂这么一个小小的孩子是怎么知道的?罢了,只愿让我晚上不要被那风铃吵得睡不着了,我于是回了房。睡前脑海里却浮现出多年未见的死去的弟弟的脸。
大约两三更的时候我起了床,是被噩梦惊醒的,奇怪的是做了什么梦却不记得了,只流了满身的汗。此时我猛然听见隔壁的风铃在哗啦作响,顾不得整理床铺便马上跑了过去。
我一把拉开和门,风铃剧烈地摇着,平时听起来悦耳的铃铛碰撞声此刻听来好像地狱的铜锣一样。我正想走进去,却被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钉在了原地。这个房间的窗户是关的,风铃为什么会响?不可能,难道真的有鬼吗?不…….可是,死了的只能是死的啊。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相信的。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我一扭头,发现银时抱着桂靠在角落里,嘴巴大张着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后者睁着眼睛睡得正香的样子。
“……大叔!救救我啊!这家伙一直都是醒的,但从刚才风铃开始响之后就死睡过去了。“银时欲哭无泪地说道,声音因为恐惧高了很多,看来是真的害怕,“阿银我哪知道他睡相这么恐怖啊!捉鬼什么的真是不该信他。”
“有鬼吗?”
“芥边先生——“
“我问你,这里有鬼吗?”
“大叔,你该不会——“

“有的。“桂忽然推开银时,翻身坐起来,镇定无比地说道,“我看到婆婆了。”

是吗……我心里某个地方颤抖了起来,却问道:“那这宅里传说的女鬼与小孩呢?”
“没有看见呢。倒是听婆婆说了一件事。有一个鬼想复仇的人就住在这房子里。“桂转头看着吓得呆坐一团的银时,又看看僵在门边的我。他出奇冷静地看着我们,继续说:“那人到底是谁呢?”

夜晚,银时与桂房里。
银时被蚊子和紧张感弄得根本睡不着,一直有一脚没一脚地踢着隔壁桂的床铺。桂由着他踢,一副天打雷劈都不会动的样子。银时有点火了:“好歹今晚是有鬼要出来的,你倒是给我警醒一些啊。”
“呐银时,有个问题想问你。“桂自顾自地说道,“你从那样堆满死尸的战场里逃出来,怎么会怕鬼呢?尸体的话,难道不该比鬼魂更可怕吗?”
“你就是这样觉得的吗,尸体比鬼魂更可怕?”银时慢吞吞地说,“要我说的话,尸体不会动也不会说话,最难看的情况就是会有很多血,肢体错位,会腐烂罢了。鬼魂可是不一样的,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来呢,就算不能杀人,光是说说话不知道能吓死多少人啊。”
“可是我想见见婆婆的鬼魂呢,哪怕一次也好,想听她说话。“
“希子夫人死了吗?”银时停住了挖鼻孔的手指,“亏你带饭团给高杉那小子的时候还说是她做剩的。”
“不那样说的话,他哪里会收啊,还有你也是,你们两个都固执得半斤八两。“
银时沉默了一阵,在黑暗中悉悉索索地翻身,睁大眼睛努力看向桂的侧脸,“假发,就算你这样做,高衫那家伙半分也不会领情的喔。”
“你领情就可以了。”桂也转过来,轻声说。

叮当。
两人都住嘴了,很有默契地一起转过头去,看向声源发出的地方。


TBC.


评论(2)

热度(15)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