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白谷

Can I be true

【SPN】Mental Wish/s8架空/SD

标题:Mental Wish疯人愿
原作:Supernatral
作者:风白谷
分级:NC-17
警告:涉及毒品臆想,易引起精神不适
配对 : Sam/瘾君子! Dean
注释:第八季架空


“痛吗?”
他听见Sam这么问他。
痛吗?他问自己。他见鬼的痛得快死了,他能感觉到自己断裂的肋骨插进了仍然兢兢业业工作着的肺。除了他刚才吐出来的那些血,腹腔里肯定还积攒着一大堆等着他把它们咳出来,但是他已经没有这个力气了。
“Dean!坚持住,好吗?坚持住,我们就快到了。“
他不想说话,他甚至都不想呼吸,考虑到他还有个不停冒血的左肺。于是他只是老实地闭着嘴巴,一只手捂住腹部,是的他还有皮外伤,因为那个以痛觉为食物的怪物是个恶心的变态。它吸食人们的痛觉让他们感觉不到疼痛,因而感觉不到他们的致命伤的存在而鲁莽至死,Dean杀它的时候不知道它还有个副作用。
他现在知道了。
他能鲜明地感觉得到他强烈跳动着的心脏,砰砰,砰砰。因为他身体里的血液正在逐渐减少,心脏需要更努力地泵出循环过的血液。人们说当你能感觉到你的心跳的时候说明你病的很厉害,或者你快死了。Dean知道这伤虽然很重但是不至于让他再去鬼门关走一遭,但是他从来不知道肋骨扎进肺里这么痛,也从来不知道呼吸能这么痛苦。因为那个该死的——虽然已经死了的怪物把他的痛觉神经放大了一倍。

所以痛吗?
很痛,没错,快要痛死了的那种痛。

Dean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苍白的天花板。简直不能再怀念了,洁白的墙壁和除了心脏监视器的跳动声什么声音都没有的地方,是吗?重症监护室。要知道他有一年都没有去过医院,当然去年他待的那个地方就算有医院也只有太平间能用。
“Sam?”他嘶哑地说,同时惊讶地意识到发声已经不再那么艰难了,“伙计,醒醒。”
虽然他不喜欢医院,但是有Sam彻夜待着的医院也不是那么坏。
“天呐,感谢上帝你醒了,”Sam惊得几乎从凳子上跳起来,“感觉怎么样?”
“没那么痛了。”
“你是说痛神经放大那回事?那倒是好事,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
“一晚上?“
“三天。“
Dean扭头看着他,“哦。“
Sam揉了揉眉心,疲惫地向后一倒靠在椅背上,Dean注意到他的眼角下严重的黑眼圈。
“要知道,你并不算是完全睡着了,第二天他们觉得你稳定一点了,但是那天晚上你开始尖叫个不停,在床上扭动的很厉害,好像是痉挛了,我还没见过你那么疼过。然后他们就把你送到了这里,“Sam的嘴角微微抖动着,Dean猜测他是不是哭过,他住重症监护室的次数不多,昏迷三天的次数也不多。”Dean,有件事情你得知道,那些医生没有治好那个怪物带给你的副作用。你现在感觉没那么痛是因为他们给你注射了过量的吗啡。“
“是吗?我之前还以为吗啡不是个好东西呢。”
“它的确不是好东西。”
Sam看着他哥哥费力地扭转头,在围在他身边的各种仪器上寻找注射显示屏。尽管Dean什么也没说但他知道待在这里让他很不安。如果Sam没有仔细观察,他会觉得在炼狱里待过一年的Dean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Dean比原来瘦了一圈,天天砍杀怪物一定把他的脂肪都消耗没了。而且他警醒地像只猫,在这次昏迷之前他几乎没有好好睡过,每次他半夜起来去洗手间或者喝水的时候都能看到Dean朝窗户的方向侧卧着,假装闭着眼睛,但是一点鼾声也没有。Sam很肯定在炼狱里的一整年他都不怎么睡觉,因为Dean的眼袋几乎像他的双眼皮一样明显,而且固定在那里了。
Sam毫不怀疑地认为那只吸食痛觉的怪物对Dean做了相反的事,因为在炼狱那种地方受伤肯定成为了相当平常的事。他总是认为过去的一年里生活过的虚幻飘渺地没有真实感,而Dean那天在睡梦中发出的尖叫,痉挛的四肢竟然让他重新找到一点依靠,他浸泡在平凡生活中的喜悦让他忘记了拥有那点依靠的感觉。他以为他相比起四年前成熟了,成熟到足够能忘记从小带着他长大的兄长消失在了不存在地球上的某个地方,可事实是当他再次出现在眼前Sam才再次感受到熟悉的生活的质感。他之前所以为的平凡生活比不上和Dean一起度过的生活的万分之一。平凡生活的定义在Dean回来的那一刻就被改变了。

“我去通知下医生你醒了,顺便去Impala收拾点东西。“Sam起身,他坐得太久以至于站起来时有点摇晃,“你再睡会吧。只要保证醒得来就好。”
Dean微弱地点点头。
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走之后,Dean小心翼翼地撑起一边的胳膊,在吗啡剂量的控制屏上轻轻按下了加号。

一星期前。
说实话在亲眼见到尸体之前他们都还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人把自己的喉咙烫出了水泡还浑然不觉。可怜的倒霉蛋脖子肿的像个甲腺患者,嘴巴大张着保持着死之前的姿势,双唇肿胀到不可能的程度。死者的妻子坚持说家里绝对不会有人强迫他喝掉一整壶刚煮沸的水,但也绝对不相信是他自己喝下去的。但事实是死者当时似乎很渴,并且难以置信地在极短的时间内喝完了它,甚至都没有等到刚达到沸点的水冷却下去。
“我觉得我嗓子有点疼。“Dean听完法医的介绍后说道,收到Sam的一个白眼。
“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什么?“Sam问道,“他为什么会感觉不到开水烫开了自己的喉咙?”
“我们检查过他的反应神经和接收神经,他的脊神经一切正常,按理来说应该没有什么障碍会阻止他接收疼痛的信号。“法医皱着眉头把尸体推回去,“还有另一个人,他朋友说他吃了什么导致肚子疼,然后他揉肚子的时候把肠子揉出来了。是啊我知道这很恶心。”他看着Dean的表情补充了一句。

“Nicodemus。“Sam往椅背上一靠,他坐的位置正对着卧室的窗户,下午耀眼的阳光刺进来,正好照Dean 的半边脸上。那半边脸上的下巴尖瘦,胡子拉碴,Sam有点想帮他剃掉,Dean从炼狱回来后还没怎么好好的整理下面容。想象着Dean在炼狱里从大砍刀给自己剃胡子的场景,他忽然有点想笑,但是很快又笑不出来了。
“那种生物叫Nicodemus,是以人们的痛觉为食的生物,它们寄生在人们的控制神经上而不是痛神经上。但是他们可以半路截取从反应神经传来的信号,然后代替接收神经接收它们,也就是吃掉它们。这种生物还算有点科学知识。“ Sam站起身,小心翼翼地在Dean旁边的床上坐下,“你需不需要我帮你剃一下胡子?”就好像他在努力想弥补什么似的。
“嗯?“Dean转过头来,目光有点迷茫,“我可以给自己剃,Sam。”
“但是你也有一年没有碰过剃刀了吧。“Dean瞪了他一眼,“抱歉,我不是有意提这个的。”
Dean没再说什么,于是他们往洗手间移动。
Sam在给他打剃须膏的时候Dean闭着眼睛,过长的睫毛被灯光打下阴影,这反而让他有点不习惯了,他给Dean剃胡子的次数不多,通常是Dean帮他。他想起来以前剃的时候Dean要么就是瞪着斗鸡眼玩,要么就是直视他的眼睛直到盯到他转移视线。现在他闭着眼睛,像是要避免尴尬似的,这太不像Dean了。事实上,Dean很多地方都不像原来的他了,他自己也是。他们这一年里改变的似乎比以前加起来的都要多。
“Dean,听我说,我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抱歉。“Sam拿起剃须刀,顺着聚起的泡沫划下去,露出的皮肤苍白如纸。

“在你刚去炼狱那段时间,我发疯了似的找办法想把你救出来,我做了很多甚至我没有灵魂时都不会做的事情,但是我一无所获。”Sam握着剃刀的手有些颤抖,Dean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
“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说这些,那么就别说。我不想你把我的脸刮出血来。“
“Dean,不是这样的,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并不是只因为一个女孩就放弃了猎魔,放弃了你,放弃了所有这一切——“他的嘴角抿起来,声音中藏着微不可见的哭腔,只有Dean才能听出来,但是他似乎并没有什么表示。
“把剃刀给我,我自己来。“
“不!“Sam吼道。
他向后使劲推了Dean一把,后者被推得站立不稳坐到盖了盖子的马桶上。然后Dean抬起头,眼中闪着怒意。但是在他开口之前Sam先他一步咆哮出来:“该死!Dean!你不能就这样——假装过去一年里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想听你告诉我在炼狱里你都经历了什么,这是我应得的!空缺的这一年里你从来都没有意识到不好过的不只有你一个人吗?为什么你不想想如果是我进了炼狱你会有什么感受?我找了一个女孩不是她的错,我不接Kevin的电话也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是我决定要放弃这种生活的。我经历过那种生活,我不能整天整夜地活在失去你的悲痛中,那会让我崩溃。”
“你说得对,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的小女友的错,都是我的错。我很抱歉我去了炼狱,我很抱歉过了一年我才有办法爬出来,我很抱歉我回到了这个世界打扰了你的美好生活。”
Dean嘲讽地弯着嘴角,双手撑在膝盖上想要站起来,但是Sam在窄小的空间里跨进一步,弯腰把他牢牢按回马桶背上。他们互相怒视着,Sam的眼里有逐渐被愧疚掩盖的怒火,Dean则是疲惫。Sam忽然伸出手上的剃刀把Dean脸上剩余的剃须膏抹掉,然后他扔掉它,一只手停在哥哥苍白的脸上,他们的头挨得那么近以至于呼吸都喷在对方的脸上。Dean像刷子般的睫毛快速抖动着,刮擦着他的鼻梁,嘴唇近在咫尺。
Sam消除了这点距离。
他让舌头在Dean的嘴唇周围绕了一圈才兜进他的口腔,Dean的舌头像他想象的那么软,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软,像二十几岁时一样软。他抬起另一只手放在Dean的腰上,提着他向上站起来,Dean此刻的姿势后仰的很厉害,他得使劲抓住他的腰才能不让他往后倒下,然后他拉着Dean向后退一步,舌头还堵在对方嘴里,当他感到Dean终于开始回应时,他的后颈也被一双手缠上。
他们吻到嘴里满是对方牙膏和饮料的味道,还有一点熟悉的对方自己的味道时才慢慢停下来。唇舌分开时带出一条长而晶亮的唾液。Dean喘着气望着他,他穿着白色的贴身衬衫,胸膛明显的一起一伏。Sam还注意到因为身高原因Dean一直稍微踮着脚,这让他有点想开口取笑,但是又意识到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们。
他们都知道接下来应该怎样做。

Sam知道他们接下来该做什么。他和Dean都知道。空气在狭小的房间和两人急促的呼吸下燥热的好像要爆炸。Dean主动退后一步,举起手臂让弟弟脱下他的衣服。在T恤从他的身体挣脱出来的一瞬间Sam开始顺着他的喉结吻他,他的鼻子先一步触碰到Dean仰高的脆弱的脖颈。
他舌头中间凹下去的小窝完美地包在Dean微微滚动的喉结上。他的手往下探,碰到Dean在黑色紧身短裤下包裹的紧实的大腿。与此同时他的舌尖靠向锁骨的一侧。迎接他的并不是光滑的皮肤。Sam有预料到的,炼狱绝不可能把一个完好无损的兄长还给他。但是这个伤口?这个地方?
“吸血鬼?“在话出口之前他就知道了答案。
“一个吸血鬼。“Dean微笑着回答。将Sam的头抬起将他的嘴唇从颈侧挪开,用自己的嘴唇吻上去,“一个朋友。”他补充。
Sam一只手包住Dean冰凉的后颈,一只手把自己的衬衫扯开,Dean的舌头勾着他的,他仔细回想Dean的话,忽然感到恼怒。

TBC.

评论

热度(18)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