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白谷

Can I be true

【SPN】A Room wihtout a Roof/无顶之屋/SD

标题:A room without a roof 无顶之屋

作者:风白谷

分级:NC-17

字数:15,169【已完结】

配对 : Sam/Demon! Dean

注释:Supernatral第十季脑洞

 

Chap.0

他全身的血液大概已经供不到脑部了。他全身上下大概只有被Sam的手覆盖着的胸口还有知觉。他甚至都看不清脚下的路,看不清旁边的人了。他听不见自己的血滴落在地面上的声音,也听不见自己粗哑吃力的呼吸声。

但是他必须要说出那句话,那几个词在他的喉咙里跳动着。一个声音在脑子里提醒他,说出来吧,再不说便没有这个机会了。就这最后一次。

终于他踉跄着在身前的石桌旁停下脚步。如果不是Sam的手在腋下紧紧地搂住他,他早就倒在地上了。于是他再次喘了口气:“我有话要对你说,Sammy。”

Sam迷茫地看着他,他看起来又恐惧又急躁,似乎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停下来。其实他知道得很清楚,只是他不愿意让自己相信而已。

“我为我们俩自豪。“

 

Dean基本上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了,额头上流下来的血已经糊住了他的眼睛,于是他凭着感觉向是Sam的脸的方向伸出手去,轻轻地拍了拍。垂手之前他便有点后悔去摸Sam的脸了,他的手上都是血,被Matatron踩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痛,他能感觉到他的血染上了Sam的脸。

不。

Sam任由Dean的手轻拍着他的脸,有个声音告诉他这是dean最后的力气了,他被刺穿离心脏那么近的地方,却还是陪着你走了那么长一段路,早就该没力气了不是吗?他支撑到现在都是为了你呀,Sammy。

不。

Sam蠕动嘴唇,绞尽脑汁地想说出什么话来回应dean,让他知道他在这里,他在这里陪着他,直到最后。

但是在sam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之前,他就感觉到dean手上的力度弱了下去,在sam伸出手去捧他的头之前,他的头就歪到了一边。而那双绿的惊人的眼睛也从模糊地注视着他的方向垂向地面。它们闭上了。好几秒之后sam才意识到他不知道要付出多少,过多久才能再次看到那样的绿眼睛。

 

“皮夹克不错。“金发女招侍把威士忌放到他的桌子上,笑着补了一句。

“谢谢,这可是头一次有人这样说。“事实上这并不是头一次,但这是他从一个可怜的倒霉蛋身上拿走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赞美,他简直不敢相信在这之前他穿着死去的父亲留给他的夹克穿了十几年。于是他获得这件新的之后就把旧的那件盖在了新衣服原主人的身体——尸体上。他并不介意喜新厌旧,无论是对外套还是对别的什么。

 “等等,Ruth——你是Ruth对吗?“他叫住女招侍,”我看到你们门口写着今晚可以自由唱K?“

“哦,是的。“Ruth重新转向他,她刚发现除了件好外套男人还有个好皮囊。“这几天原来的吉他手请假了,又请不到其他歌手,我们决定让客人来随意点歌,最多可以点五首,不收钱。而且唱得好的话还可以免酒钱。”

看见男人露出感兴趣的表情,Ruth鼓励道:“晚上八点之后就能点歌了,你可以做我们今晚的第一位歌手。”她迫切希望得知男人是否唱歌时和他说话时一样性感。

“听起来值得一试。我叫Dean。“

“期待你的表演,”Ruth弯腰在他耳边说道:“Dean。”

Chap.1

七点半的时候Sam感觉自己已经筋疲力尽了。上午早些时候他解决了一个狼人,几天之前就是这个狼人的一个同伙让他从三楼掉下去让左肩脱臼。下午的时候他才开始干正事,他成功趁着那个被他绑架的契约者喉咙还没被撕裂的时候杀掉了那只地狱犬,并从他身上拿走了他想要的东西。果然掌管契约的十字路口恶魔来了。自从Abaddon被杀之后地狱里的恶魔们对温家兄弟又怕又恨的程度更上一层楼,这个契约恶魔也一样,对到手的猎物被弄走无可奈何。Sam从他嘴里得到想要的消息便要离开,并没有像以前那样顺便为民除害。走之前恶魔问他:“这个契约者你不带他走吗?”

“你留着他吧,反正他的灵魂已经归我了,你想对这个躯壳干什么我都没有意见。”Sam回答,头也不回。

恶魔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背影,在他身后喊道:“你可真是变了啊,Sam Winchester,你的哥哥早就不值得你这样做了。“

“我已经辜负他太多次。不会再有下一次了。“Sam低声说,用恶魔听不见的音量。

 

曾经摇滚乐是他的最爱,当然现在他已经不那么想了,相反地,虽然现在他已经成为比原来低俗的多的生物,反而开始喜爱曲调优美的流行乐。不过成为不同的生物于这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他换了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第五首歌的尾曲也结束了。坐得离舞台最近的几个男人开始叫骂着让他下去。

“谢天谢地这是最后一首了,这儿有规定只能唱五首的哥们,是时候该他妈的滚下来了!”

“你这样的嗓子你妈为什么没把你生成哑巴?“另一个人吼道,”我那有咽喉炎的祖母唱的都比你好!“

事实上dean一开始唱的还不错,但从第三首开始他就在点那些调子特别高的歌,而他见鬼的已经不是个可以唱女高音的十七岁青年了,唱破音的时候下面有人假装失手把一个高脚杯砸了上来,不过没打中他。但是破音,喝倒彩,叫骂都没能阻止dean,他走都点唱机前准备点第六首歌。

是时候该点首伤感些的歌了,好好抚慰一下在座那些暴怒的听众的心灵。可是dean没考虑到他根本就不明白伤感是什么意思。那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于是他开始绞尽脑汁地回忆还是人类时有谁让他伤感过。

好像是有这么个人。通常让人感到伤心的难道不是恋人吗,但是他没有恋人,只有一个弟弟。一个他爱得歇斯底里,死去活来的弟弟。还是名副其实的死去活来。

“见鬼,他点了Imaginary Lover!“下面有人叫道,”谁去把他拖下来!“

Dean置若罔闻,曲子的前奏开始时他张开手臂,像政客演讲那样对下面坐着的客人说道:“我想在坐的各位都有爱人吧,你看,我以前也有爱人,或者说爱的人,或者随便什么。但是他们总是让我们失望,总是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爱我们,总是没有我们爱他们那样爱我们。”这时候有人又开始骚动起来,dean把话筒拿的近了一些,吼道:“接下来这首歌送给我们自己,因为见鬼的假想爱人并不存在——祝你们,我们,永不得到他们。”

 

他自己拍了拍手,有几个好事者边喝倒彩边跟着鼓掌。Dean清了清嗓子,曲调开头有些低。

“Imaginary Lover,never turn you down.“

这句还比较合调,吵闹的人安静了一些。

“When all the others turn you away,they are around. 

It’s my private pleasure,midnight fantasy.

Someone to share my wildest dream with me.

Imaginary lover,you are mine,anytime

Imaginary lover,ooh yeah——“

这句本来有些柔和的高音是被他吼出来的,喝倒彩和吹口哨的人又开始了,唱到oh yeah的时候他不幸地又破音了,但他还是不管不顾地唱下去,为了自己,为了他的假想爱人,为那个总是让他失望的人——只有他知道这首歌是送给他的人。

“When ordinary lovers don’t feel what you feel,

And real life situations lose their thrill

Imaginations are unreal.Imaginary lover

Imaginary lover,you are mine ,anytime.

Imaginary lovers never disagree,they’re always care

They are always there,when——“

他没能唱完这句,有人把砸烂了的半个空酒瓶朝他扔上来,这次他没失手,碎片刮伤了Dean裸露的手臂,好像还挺深的,因为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顺着手肘往地上滴。

虽然他自己不怎么觉得痛,但是他还是不小心让话筒掉到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他弯腰捡话筒的时候那个人直接将剩下半个烂酒瓶砸到他的头上,dean能感觉到起码有一块碎片扎进了他的脑门里,当然还是不怎么痛。疼痛对他来说已经过时很久了。

有个声音尖细的女人叫了起来,大概是那个金发女招侍Ruth。Dean顶着满头满脸的血笑了起来。酒吧里忽然变得异常吵闹,有脚步声叫喊声桌椅推翻声和音乐声,但是Dean只听到了自己将扎进自己脑门里的碎片拔出来,然后插进了那个人的颈动脉里的声音。

 

 

Chap.2

血几乎立刻就喷了出来,Dean将锋利的碎片继续往里压,他听到自己想象中血管被碾断的声音。他还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混蛋要扔他酒瓶,可能是喝多了或者不忍他可怕的歌声,他都不在乎,他杀这个人只是因为他打断了那首Imaginary Lover。

那家伙僵直地向前倒在舞台上,手可笑地在空中抓了几下,在碰到他自己制造的凶器之前就死了,眼睛空洞地睁着。

有几个人惊恐地冲上来,团团围住他的尸体却谨慎地不靠近Dean。大概是那人的同伴,Dean发现其中有几个在他唱歌时喝倒彩的人,这下事情要变得精彩起来了,Dean心想,虽然他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恶魔。

 

四个月之后的今天,他终于做到了。Sam心想,微微颤抖地把装着一缕白光的瓶子放在地堡地下室的架子上,那里已经有九个装着一模一样的东西的瓶子了。那丝线般的白光在瓶子里绝望地挣扎,无声呐喊着。

它们是灵魂。

Sam不知道如果Dean——原来的Dean知道他夺去了十个人类的灵魂会做何感想。不过他现在不需要担心这个,他知道四个月以来恶魔Dean一直都很忙碌,忙着做那些原来他不会做的事。杀人,寻欢作乐,杀人,躲避Sam或者还有其他猎人的追踪,反正肯定是够忙的,只是想想都够呛。

毫无疑问有着该隐血印的Dean已经成为了地狱骑士,Sam知道这样的恶魔出了更加强大之外也更会隐藏自己的行迹。尽管如此他仍曾经试图用物理方法追踪Dean,但效果很不明显,等他听到消息赶到另一个地方时Dean往往已经甩掉他一个州的距离了。

后来他听说亚特兰大有一个年长的猎人有一本记载了召唤地狱骑士的咒语的书,是一个相当古老的咒语了,几百年都没人用过,没人知道是否管用,只是被当作家传保留着。即便如此Sam还是去了亚特兰大找那个老猎人要那条咒语。老头子坚持认为他疯了,他深信一旦地狱骑士来到肯定会带来大量的杀戮,特别是现在唯一能杀死Dean的武器和人都是他自己的情况下,Sam无法阻止Dean,更杀不死他(或者说根本就不想杀他)。

于是Sam做出了超越底线的第一件事,他杀了那个猎人,在他家翻箱倒柜了半天终于在他父亲的骨灰盒里发现了那本记载着咒语的书。上面用拉丁语记载了咒语,还有Sam所不知道的——准备咒语所需的材料,需要十个无辜人类的灵魂。这是唯一的一道材料,也说明了这条咒语的邪恶程度。

有那么一个星期的时间Sam退缩了,挣扎在猎人的角度和一个弟弟的角度。他还记得就在Dean变成恶魔之前他们还办过一个案子,有一个恶魔专门收集镇上居民的灵魂,剩下的躯壳冷血无情却又痛苦不堪,Sam自己也尝过失去灵魂的滋味,那段时间内他对Dean做的那些事让他格外恨没有灵魂的自己,因此他也痛恨那个收割活人灵魂的恶魔。但是他现在却要去做那个恶魔曾经做过的事,目的是要挽回现在他在世上唯一在乎的人。

Sam知道Dean已经是恶魔了,他的潜意识也早就接受了这一点,但他内心仍然拒绝承认。就算重生后的Dean几乎无恶不作,Sam还是认为那是他的哥哥,那个从他出生到现在,一直一直没有放弃过他的Dean,而他却一次一次辜负的Dean。他永远不会承认那样的Dean堕落成了一个恶魔。

而他再也不会辜负Dean了。

Sam并没有随便挑选十个人收割他们的灵魂,而是选择了与恶魔签过合约的人,反正他们的灵魂迟早也要下地狱,他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的负罪感减轻一些,当然夺取灵魂本身这种残忍行径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只是Sam已经决定在Dean经历了地狱,炼狱之后,终有一次他要亲手将Dean解救。

 

Chap.3

在人们终于意识到有人被杀死了之后,整个酒吧都陷入了混乱,几乎一半的人都涌了出去,剩下不幸的十来个人没能在Dean用意念锁上大门之前逃出去。

老实说Dean一开始挺生气的,因为这一乱才唱了一半的Imaginary Lover已经播完了。但是他唱歌的兴趣并没有退减。而且他刚发现观众也是十分重要的。

Dean从舞台上走下去,跨过被他杀死的倒霉蛋的尸体,向点唱机走去,那十几个被困在这里的人立刻惊恐地让出一条道。如果说他们在他被啤酒瓶爆头之后还若无其事和杀了一个之后还没有意识到他的危险性的话,在他碰都没碰门口,似乎只是抬了抬手就让它锁上了之后应该意识到了。

“别在门口傻站着了,它不会再打开了。现在回到你们原来的座位上,想喝酒的喝酒,想调情的调情,我还要唱歌呢。”

这次他点了Demons,周围已经没有人评头论足了,这个现状很让Dean满意。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人颤抖地问他,Dean环顾了一下周围,发现时那个之前看起来很想和他来一发的金发女招侍Ruth。

Dean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他重新走上舞台,捡起被血溅到的话筒拍了拍,确认它还管用。然后他用话筒说道:”因为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不一样的人就应该做不一样的事。你看,我以前从没有机会唱K,今晚我有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就应该好好抓住它。“

接下来Dean把demons的音乐调的更大声,自从他变成恶魔之魂对这首歌一直很有好感,有点讽刺。他甚至还突发奇想在歌曲高潮”Look into my eyes,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Don’t get too close, it’s dark inside.“的时候翻个黑眼睛出来好增加气氛,只是想想他都要笑出来了。

 

一首歌的时间很快过去,当然Dean还是没有在唱歌的时候翻黑眼,虽然这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主意。再次走去点歌的时候他嫌躺在舞台上的那具尸体挡道,于是把他踢了下去,那人在自己的血泊里翻滚了几下,软绵绵地倒在台下。

这时候有个男人站出来挡在点歌机旁边,Dean感兴趣地打量着他,男人抢在他之前开口:”我叫Jason。我认识一些精神科的……医生。放我们走吧,我会给你介绍一位医生,情况不好的话你甚至可以不用蹲号子。“他的声音是强装的镇静。

“你是那个之前扔我高脚杯的人。”Dean忽然说道。

“什么?”叫Jason的男人有些迷惑,“我没有…..”

”在我唱到第三首歌的时候。我认得你。“

“你听着,在你刚刚唱那首难听的要命的歌的时候我报了警,我告诉他们这里有个疯子杀了人,还强迫其他客人呆在这里听他唱K,警察很快就回来的。”周围的一些人发出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Jason好像底气更足了一些,接着说道:“如果你现在打开大门的话——”

这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Dean用还粘着血的——有他自己的也有别人的——那条手臂掐住Jason的脖颈将他整个人提起来,这看起来见鬼的疯狂因为Jason看起来起码比他壮个三十磅,他却将他往酒吧窗户的方向扔去,他被扔了足足有十来英尺远,撞到窗户尖锐的边缘上,再痛苦地落在地上。酒吧里所有人都能听到骨头折断的声音,只是不知道是哪一根。

“这一下是因为你趁我唱歌时扔我杯子还不承认。“Dean用开玩笑般的语气说,走到Jason身边再次将他掐着脖子提起来,透过玻璃狠摔出窗户。

透过Dean身体没有挡住的地方可以看到Jason躺在窗外的人行道上,在一堆玻璃碎片中抽搐着,血从全身各个地方涌出来。

“这一下是因为你叫了警察,虽然很勇敢,但是蠢得要死,因为根本没用。“听到外面有几个行人发出尖叫声,Dean转过身扫视着剩下的十几个男男女女,”现在窗户打开了,既然门已经卡住,想出去的就从窗户出去吧,唱K之夜已经结束了。“

 

Chap.4

Sam再次确认地狱骑士的恶魔陷阱已经万无一失,松开喷管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满手都是汗,曾经他去找Lucifer附身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了。

Sam将十个盛着人类灵魂的瓶子分别摆在恶魔陷阱的十个圆圈上,他还弄了张椅子摆在陷阱正中间,画有囚禁恶魔图案的锁链——也就是Crowley曾带过的那条锁链捆在椅子上,以免Dean利用随身携带的武器破坏恶魔陷阱。Sam这么做的时候努力不让自己觉得讽刺。接着他拿起那本书,念咒语之前再次检查了圣水和放了圣水子弹的枪都准备齐全。

“Awake, Awake, put on strength.

O’arm of the lord; awake, as in days of old.

The generations of long ago.”(1)

他感到自己拿着咒语书的手在抖,但他随即发现并不是他在抖,而是整个地下室都开始摇晃起来,灯光一明一灭,但是足够他看清剩下的咒语。

“I‘ve put my words in your mouth,

And covered you in the shadow of my head.

Establishing the hells.”(2)

灯光忽然全灭了,只有鲜红的恶魔陷阱闪着荧光,Sam放下咒语书环顾四周,一开始他以为

召唤失败了,然后他发现那些灵魂——那些本该散发出柔和的白光的灵魂,已经不见踪影。

“Sammy,“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真高兴见到你。“

 

直到最后一个人也战战兢兢地逃出去之后,Dean绕到吧台后面给自己倒了一杯马丁尼,他听到警笛声越来越近,却丝毫没有逃避的意思。他迷恋这种明白自己拥有压倒性力量的感觉,迷恋得上了瘾。这才是Sam总能听说Dean过去四个月各种卑劣行径的原因,他渴望打斗,渴望杀戮,自从Dean成为了恶魔他便不再逃避,因为所有人都开始逃避他。

“把手放在我能看见的地方,站到这里来。”

Dean回头看了一眼,她没注意到有几个警察已经把门给踹开了,他没有问他们如何知道他是嫌犯,他手上和脸上的血便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证明了。

Dean不紧不慢地放下酒杯,双手放在脑后,走到门前。大概有七八个警察,其中有三个持枪。一个女警拨打报案人的电话,然后他们发现了Jason躺在窗外的尸体,接着一个人走过来准备给Dean上手铐。

他袭击的很快,手铐转瞬间被他套到警官的脖子上,他让尖锐的一段对准颈后动脉刺下去,纵使那家伙的力气很大,挣扎了几下便停止了扭动。

有人开枪,射中了Dean的大腿。

他有点想念始祖刃了,Dean在徒手拧断开枪那人的颈骨的时候想着,事事都用手真的很恶心,但是他的好搭档被Crowley藏了起来,那个狗娘养的地狱之王在利用始祖刃将他复活之后就只让他使用过一次,他说始祖刃对刚成为恶魔的他影响太大。Dean不是不明白这一点,毕竟他只是享受杀戮而不想变成以杀戮为生的怪物,但他也知道Crowley担心他借此掌权地狱,毕竟上一个地狱骑士就这么干过,不足为奇。

不过他本身已经吸收了一部分始祖刃的力量了,工具总是不缺的。所以他抢过了第四个死去的警官的枪,感谢习惯了肉搏的他准头没有太大退步。在他射死第七个人,也就是那个女警之前她也开了一枪,Dean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制住没有躲避成功,子弹射中了他的腹部。

那股力量在把他向外拉,与此同时酒吧昏暗的日光灯忽然变得明亮了起来,四周都是耀眼的白光,在他被灯光刺得什么都看不清之前他瞥到那个女警倒了下去。是什么别的人在操纵这股力量。

Dean闭上眼,他闻到一股香味,不是食物的香味,那种味道他四个月之前就没再闻到过了。这是灵魂散发出的味道,每个恶魔都能闻出来。

接着周围又变回一片黑暗,但这一次有哪里不一样了。

他知道面前站着一个人,是他。

是让他无数次从地狱炼狱这样恐怖的地方一次次爬回来的人,是他曾经让自己死一千万次都要保护的人。
那是他最爱的弟弟啊。 注释:(1)选自圣经Isaiah 51:9 (2)选自圣经Isaiah51:19,稍作改动 

 

Chap.5

地堡的紧急备用电源开始恢复运转,随着灯光亮起,他终于看清了坐在恶魔陷阱里的人,那人的额头上有血流下,裸露的手臂像是在血里泡过一样,但是上面并无伤口。透过锁链他还看到大腿和腹部上有两个新鲜的枪伤。

他带回来了一个伤痕累累的Dean,和他上次见到的Dean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他们之间又是那么的不同。

Sam忍住立刻跑到Dean身边查看伤口的冲动,他知道这个Dean不会有事。所以他只是站在那里,沙哑地叫着哥哥的名字。

“……Dean。“

“是我,Sammy,是我。“Dean咧嘴笑了,Sam几乎有种感觉他会从椅子上站起来拥抱他,他们每次死里逃生后的重逢就会拥抱。“我在这儿呢。”

Sam一动不动地站着,几乎说不出任何话,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盯着Dean的绿眼睛,他终于又见到那双眼睛了。

天呐,这场景简直矫情的要命。

Dean脑海中不知怎么响起了Imaginary Lover,他摇了摇脑袋试图把那旋律赶出去。他环顾四周,熟悉的摆设,这是他们关住Crowley的地方,他召唤Crowley的地方,Sam召唤Crowley的地方,现在是Sam召唤他和关住他的地方了。

“圣水?银刀?子弹?“Dean扫了一眼架子上的东西,难以置信地说,”怎么,老弟,我们还要来这一套吗?你不是早都知道我变成什么了嘛。“

事实上这句话是挺伤人心的,但是Sam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Dean说了什么上,他在观察这个Dean,全新的Dean。他笑起来像Dean,叫Sam“Sammy“的语气也像Dean,Sam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他当成那个四个月来草菅人命的地狱骑士。

“Sam!伙计,说句话,想我想疯了?“

“我恨恶魔。“

Sam忽然开口。这句话牛头不对马嘴,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可难道不是Abaddon这个恶魔莫名其妙地出现,恶魔该隐把血印传给Dean,然后Crowley,恶魔中的恶魔将始祖刃放到他哥哥的手里,让他该死的也成了个恶魔?他恨恶魔的理由太多了。但是Dean听到这句话并不生气。

“我不是个普通的恶魔,Sam。起码比Azazel要厉害多了。“他似乎带着些骄傲说道。Sam因为他的语气畏缩了一下。

“是吗?”Sam紧接着说道,“那介不介意说一下你的枪伤是怎么回事?”

“其实如果不是你在我正忙的时候把我扯到这里来,我还能少挨一枪。”Dean扭了扭身子,腹部正在愈合的伤口在条条锁链下显露出来,Sam看到那里的血几乎浸透了两层衬衫,他差一点,差那么一点就要露出愧疚的表情了。

Dean忽然笑了起来。

他的嘴咧着,眼睛笑得眯缝起来,露出微微发红的眼睑,旁边的鱼尾纹恰好到处地堆积着。Sam都不记得上一次他看到笑得这么开心的Dean是什么时候了。自从他得到该隐血印,或者更早一些,从Gadreel的事情之后他便没再看过Dean的笑容,如今他细细观察他脸上的皱纹,才发现他的哥哥已经苍老了这么多。

“让我告诉你一些事,”Dean喘着气说,他刚才只是觉得Sam脸上一闪而过的愧疚神色太过滑稽,滑稽又讽刺,“像我这样的人,我们都是命中注定的,就像行星沿着既定的轨道行走。比如我现在是个恶魔了,事不为己就该天诛地灭。

”但像我这样的人,仍然要做我们所能做的事。”Sam说道。视线不经意地扫过恶魔陷阱里十个空荡荡的玻璃瓶。他没有注意Dean嘴角的笑容加深了。

“从我的立场来看,我如今所变成的东西和真正的你并没有多大区别。”

“你是指什么?”Sam皱了皱眉。

“我知道,“Dean意味深长地顿了顿,”我知道你为了找我都做了什么,老实说我有些惊讶呢,Sam。我也知道你在这条路上走了多远,所以让我问问你——

我们之中,谁才是真正的怪物?“

 

Chap.6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才开口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算那些都是真的,我想你也应该不在乎才对。”声音比他所以为的要镇定的多。

“你说得对,Sam,我的确不在乎,而且我也没有那个闲心详细解释给你听。“

挂在Dean身上的铁链忽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Sam明智地向后退了几步,片刻之后锁上的铰链顺次断开,铁链之间碰撞着嘎嘎作响。紧接着Dean若无其事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血顺着腹部的伤口缓缓往下滴,地下室的灯光随着他的动作一明一灭。

“把我捆住这个主意是不错,但是你大概漏了一点,它能束缚住Crowley不代表也能束缚住我。我想你早就知道地狱骑士与十字路口恶魔的不同吧。让我猜猜,你是故意这样做的?“

“我不是。”Sam老实地承认道,抽出弑魔匕首握在手里,他知道迟早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听着,我不想把这把刀用在你身上。”

灯光全灭了。

“你当然不会,反正你我都知道这不会有多大作用。”

Sam在黑暗中转身,刚好看见有个锤子模糊的轮廓向他的方向飞来,敏捷地弯腰躲过,不过他并没有听到那柄羊角锤落地的声音。意念移物,他心想。不出所料Dean的方向传来地板被砸裂的声音,恶魔陷阱模糊地闪烁几下失去了荧光。Sam回过身,面前已空无一人。

 

“见鬼。“Sam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装着圣水的桶,将弑魔刀浸进去,他浸得太深甚至连手也泡了进去,圣水打湿了他手上缠着的绷带。房间里好像太安静了,静得他只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喘息声。见鬼。Sam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丢下破碎的铁链,空荡荡的玻璃瓶,和洒着他哥的血液的恶魔陷阱离开地下室,把他们之间的对话抛在身后。

Dean随手甩了几下那把羊角锤,并没有他想的那么趁手,不过他还是决定带着它。他听到Sam先他一步跑出地下室的大门,然后是厚实的木门砰地一声撞上门闩的声音。

Dean不紧不慢地顺着走廊在绝对的黑暗中先前走着。他觉得自己从未看得这么清楚,一切都在黑暗中显出本来的轮廓,反而在白天时它们都是虚像。他在紧闭的门闩前停下,他知道踹门不会管用。

“我可不记得以前有这东西,Sam。你什么时候往门锁上刻了驱魔咒?这让它看起来丑多了。“

他清楚Sam就在门后的不远处,手中握着弑魔刀,身体微微颤抖。但是不知为何Sam没有回答他。Dean耸耸肩,抡起羊角锤猛地砸在门上。

 

它原来这么脆弱吗?当他将羊角锤收回去时,立刻就看到一条缝隙出现在门板中间,透过它能看到Sam格子衫上的一角。

“Dean,住手!“Sam怒吼道,但这声音在Dean听来毫无威胁力,”我知道你不想这么做的,你不会想杀了我的。你得清醒一点。”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Dean用同样的音量吼道,同时用羊角锤横着在门上砍了一道。现在缝隙变成了一个十字架,他能看到Sam的脸了,愤怒却又冷静。“也许我就是要杀了你呢?你为什么要召唤我来这里?我会杀了你然后烧了这个鬼地方,可笑的是你竟然浪费十个灵魂来做这件事。”

Sam的脸部肌肉僵住了。他全身都僵住了,像是停止运转的机器,Dean倒是觉得看着他弟弟经历丰富的情感变化十分有趣。与此同时他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当他用力过猛导致木块朝Sam的方向飞过去时Sam的脑袋才回到现实世界,下意识地抬手挡了一下。Dean这才注意到他有一只手戴着绷带。他是认真的吗?身体还半残废着却想要困住地狱骑士?Dean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变成恶魔后他似乎更容易发现生活中的乐趣了。

“Dean,听我说,你病了,是恶魔和血印让你变得这么病态。而我只是想帮你好起来。“Sam的声音很苦涩,”如果能让你变回原来的样子,一百个灵魂都值得。“天知道他多渴望听听Dean大骂和责备他做这样违背人性的事情。

“我知道你想治好我,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也许不想被治好呢?”Dean对他刚刚说的话毫无反应,恶魔是不会被感动的,”我甚至都不生你的气了,Sammy,你还记得你对我说过什么吗,你说我们不再是兄弟,很好,现在我终于接受这一点了,因此我比是人类时任何时候都高兴!”

“那时我说了谎——“

“就算恶魔是种疾病,我也喜欢这种疾病。“

Dean将羊角锤高举过头,狠狠地砍下最后一道木板,弯腰跨了过去。

 

Chap.7

猫捉老鼠曾是他们小时候最喜欢用来消遣时间的游戏之一,但是一旦年龄超过了那个特定的时间段,游戏就变成了庸俗幼稚的代名词。Dean忘了是谁先抛弃了这个游戏,总之他现在玩的不是很愉快就对了。

不得不说Sam并不是做着半残废着身体却想要困住地狱骑士的白日梦,他在Dean走之后对地堡做了不少改进,原本走廊周围的一些装饰品——多数是油画——之类的东西都被拆掉,全部换成了镜子,这使得它们变成了没有差别的走道,不熟悉的人很有可能就困在这迷宫里了。每条走廊上的转角处都刻着恶魔陷阱和驱逐天使的以诺语,有时是更加高难度的可以困住所有超自然生物的陷阱,就像当初他们在Crowley的囚室里画的那个一样。只是由于对该隐血印的错误估算,没有多少个陷阱对Dean有用。

 

面前的木门上画着熟悉的驱魔符号,当他看到图案上方那个用刀歪歪扭扭刻着的名字时停了一瞬。

这是Dean原来的房间。有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叫着进去看看吧,看看你在还是人类的时候都留下了些什么,然后你就能一把火烧掉这个曾经被你当成家的地方了。

他打开门,门是没有锁的,地堡里并没有需要他防备的人,无论是Kevin还是Sam。当他将灯的开关打开时他发现房间里基本上和他上次离开时一模一样,床铺整齐,衣服挂在衣橱里。但是有一个木盒子放在书桌上。他基本上不会用书桌,他并不像Sam那样对地堡里的藏书那么感兴趣。

他当然记得那个木盒。他也知道里面都装着什么,装着他这一生所拥有的全部照片。奇怪的感觉驱使着他,他在书桌旁坐下,打开它的盖子。

基本上所有的照片都在,Dean以前不怎么有机会拍照,因此他记得每一张照片,奇怪的是这些事在他变成恶魔之后也没有忘记。包括4岁的他抱着6个月的Sam和父母的合影。他并没有多少完整的家庭合照。还有John和他和Sam在车前盖上的坐着的照片,那时Sam也有4岁了,但仍然是坐在Dean的大腿上,8岁的Dean才刚刚知晓衣橱里真的有怪物躲藏。再然后就是他和Jo以及Ellen他们的合照,第二天Ellen母女就死在了火光冲天的爆炸中。他漫不经心地回忆着这些,有些记忆就算是死去许多次都无法忘记的,但这是头一次他想到这些时不觉得心痛。

还少了一张照片。是那张只有Sam和他的合影,那也是唯一一张只有他俩的的照片。在Dean的印象中那张照片是放在最底端的,最珍贵的从来留在最后。但是当他将所有的照片拿起时只看到底端压着一张纸条。

Sammy放我走。

哦,他的弟弟多可爱啊,竟然将这张纸条珍藏了起来,还放进他的木盒里,毕竟这算是他留给Sam的最后一句话了。

实际上Dean并不清楚他写下这几个字的时候的心情。他也许只是单纯地不想让Sam追杀他破了他一生中不多的好事,或者,他不想连一个好好的道别也没有跟Sam说就离开了。有始有终之类的狗屁。但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Dean很肯定他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了。

他再次端详那张纸条,他就知道Sam是绝对不会放他走的,他一直都知道。

 

灯光忽然灭了,但是Dean并没有听到开关合上的声音。他静默地站在原地几秒,几步跨出卧室,果然一阵红光在屋内亮了起来,他站在门口往屋里的天花板上张望,是一个巨大的恶魔陷阱。

Sam,狗娘养的。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将头缩回来。瞧瞧你都对我的卧室做了什么。

“来吧Sammy,让我们开杯啤酒,促膝长谈如何?我已经玩累了,难道还不应该结束这个游戏吗?“他冲着空荡荡的走廊喊着,他已经知道Sam会在哪里藏着了。

在离他卧室不远的转角处,Sam正往另一个方向张望,Dean压住呼吸声,一手举起羊角锤,横着朝他弟弟脑袋的方向砸过去,扑了个空,不过他本来也没有期望看到Sam的脑浆迸出来。

Sam的反应倒是迅速多了,他在Dean把羊角锤从墙上的裂缝里拔出来之前就将弑魔刀抵在了他的脖子上,Dean不以为意地抬了抬下巴,冰凉的匕首就贴在他喉结旁跳动着的血管。

他的眸子一片漆黑。

Sam将他的震惊表现的十分明显,因为Dean感觉到他握着匕首的手颤动了一下,几乎就要划破他的血管。Dean在心里发笑着,接着他低下头,知道匕首压进了颈部苍白的皮肤里。他让黑色从眼睛里褪去,过去四个月他已经将这项技能练习得炉火纯青了,在丑陋的黑色下仍然是清澈的碧绿,绿的惊人。他在Sam的眼睛里看到他自己的。

他还是很自豪自己的瞳色如此通透动人的。

 

”来啊,杀了我。“他说,”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啊,Sammy。“

此刻没有什么比得上看着痛苦和愤怒同时闪现在他弟弟的脸上更快乐的事了。

 

Chap.8

那袭击来的太快以至于他几乎抵挡不住,恶魔在被他的刀抵上的一瞬间瞳孔幻变成了黑色,和所有死在他手里的恶魔的眼睛一样黑,和他最恐惧的噩梦一样黑。他太震惊以至于他没有听清恶魔挑畔的话语。

然后那丑陋的黑色消散,露出翡翠般的碧绿,刚刚Sam在手臂里一瞬间聚起的暴怒顿时被驱散得无影无踪。虽然他知道Dean很可能是故意而为之,但手里的弑魔刀还是变得沉重起来,沉重到他无法果断地划下那一刀,尽管Dean挨了那一刀也不会死。

是呀,他不会死。

“我说了我不想把这把刀用在你身上,我当然也不会杀你。“他看着Dean,努力不去想他的眼睛,“往前走,进去那个有恶魔陷阱的房间。”

“我的房间。“Dean纠正道,“你要这样做?你要把我锁在我自己的房间里?”

“进去就是了。”Sam握着弑魔刀的手往上威胁性地抬了抬,起初他担心Dean不会照做,但是接着他看见Dean松了握着卡在墙上的羊角锤的手,慢慢地向后退。Sam握着刀紧随着他的脖颈。

他倒退着,姿势奇怪地走进房间,Sam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桌上打开的木盒。

Dean刚刚打开过它。他忽然意识到,不知为何他的心脏竟欢欣鼓舞地跳动起来。那么他是不是还残留着一点人性?他内心深处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在乎着Sam?

“Sammy,我真的没有预料到你会来翻看我的小秘密,我看到你把我留给你的纸条放在最底下了。”Dean一进入恶魔陷阱范围就避开他的刀,与Sam拉开距离,“你可真是个心思细密的好弟弟不是吗?”他往后退一步坐在单人床上。上一次他躺在这张床上他还是个死尸。

“为什么那样写?“

“什么?“

“你为什么要写那样的话?“Sam由最开始的低声提高了音量,”什么叫‘让我放你走’?“

”你在生气?“

Sam不可置信地瞪着Dean,他想扑过去把Dean从床上扯下来,让他摔到地上,他想一拳一拳揍在Dean的肚子上或者是调笑着的脸上,直到血流出来把什么都挡住为止。

”你怎么可以写那样的话?“他吼道,“在你把某个天使塞进我的身体硬逼着我活下去之后,你怎么可以让我来放你走?一直都紧抓着我的是你,Dean,该放手的是你,不是我!”

“我让Gadreel进来是因为你说你想活下去,Sam,照顾你曾经是我的职责。”

“照顾我不代表你能替我做决定。你是我哥哥,你不能就那样叫我放手!”

“那么你放手了吗?”从谈话开始Dean就表现出出乎意料的平静,他歪头看着弟弟,就好像不是在质问他而是在问一个真正的问题一样。

沉默持续着,直到属于恶魔的笑声歇斯底里地响了起来,那根本不是Dean笑起来的样子,笑声里透着目空一切的傲慢和轻松,明明应该是快乐引发的笑听起来却无比的讽刺。这是恶魔第二次发笑了。

“你做不到对不对?我早就料到了。你还说什么我紧抓着你,难道你没有意识到你才是那个像牢笼一样困住我的人吗?哈哈哈哈!“恶魔笑得躺倒在床上,“我真庆幸我终于逃到了牢笼外——”

 

他的笑声终止在了尖叫中。

Sam握着圣水杯子的手僵硬地停在空中,他把一整瓶的圣水不偏不倚地泼在了Dean的胸口上。Dean滚落在地,水珠沿着一些干掉的血迹渗进他的胸口,Sam跨进房间,进入恶魔陷阱的范围,打开书桌旁边的柜子,他拖出一个瓷罐,里面起码放了十公升的水,接着他把十字架扔进水里,传来清脆的一声响,同时那些水也在慢慢转变成圣水。

然后他甚至没有观察一下Dean的反应,举起瓷罐将几乎一半的水狠狠淋了下去。

恶魔在地上翻滚着,呛咳着,部分圣水流进了喉咙使他只能发出嘶哑的吼叫,Sam可以听见那些液体在他的胃里灼烧的声音。还有一些水溅在了该隐的血印上,他看到血印在发红发烫,千年封印在里面邪恶的力量骚动着。浸湿了衣服的圣水停留在那上面,因而恶魔被衬衫覆盖着的皮肤持续地被灼烧着,但又依靠着地狱骑士惊人的修复力恢复着。Dean不再翻滚时,喉咙里的圣水也蒸发掉了。他用没有该隐血印的那只手半撑起身体,抬头看着Sam。湿透的发丝下是漆黑的瞳孔。他开口,声音嘶哑而怨毒:“看清楚了,Sam,我是恶魔——而我也是Dean Winchester。“

 

Sam把嘴角抿成一条直线,像是要怒吼,但又像是在忍着不哭号起来。然后他再次高举瓷罐,一倾而下。

 

Chap.9

房间里的光线暗淡,召唤之火隐隐约约闪着光。地狱之王的惰性经常会上来,但是他从不可能让一个Winchester等这么久。Sam故意让自己无视这一点,充满绝望,但是又充满希翼地等待着,他觉得这是最后一条可走的路了。从Dean对他说‘我为我们自豪’之后他想了很多,想到这么久以来他的哥哥和他一起做的事,该做的和不该做的,以及他的哥哥为他做的事,让他开心的和让他愤怒的,但是没有一样不是为了他着想。Dean自始自终的任务就只有一个,而他已经很好地完成了它,他当然感到自豪。

在Sam思考完那句话的意义以及它背后蕴含的意思之后,他才发现已经过了半个小时,而Crowley仍然没有响应他的召唤。这绝对不正常,他放下手中空荡荡的酒瓶,召唤陷阱里燃烧的火焰已经快要熄灭。

他踩灭那点火焰,转身走出地下室。他并不是放弃了,而是决定如果召唤之火不够大他可以烧掉整个地堡,祭祀之血不够他可以杀掉所有他遇见的人,只要该死的地狱之王滚出来,把他的哥哥带回来。Sam从储存室重新抓了一大把火柴,换上了一把更锋利的刀刃,他之前在胳膊上划过的地方还隐隐作痛,但是他不再在乎了。

经过Dean的房间时,他几乎不能呼吸。房门被他掩上,是因为他不想每次经过时都看到哥哥无力的身体躺在床上。但是他又无比需要看见那具身体。Sam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聚起全身的力量推开房门。

他在期待什么?Dean从床上坐起来问他要不要吃晚餐?Dean睡着觉发出轻轻的鼾声?还是就像上次他看见的一样安静地躺着?到底有什么不同?

然后他低头看见空无一人的床垫。

 

几乎是没有经过思考地,他立刻奔出了客厅,在书桌周围张望着。“Dean!”

他大喊。但是他只听见自己的声音穿过墙壁回荡。

“Dean!“他不死心地叫着,跌跌撞撞地穿过客厅,中途被椅子拌了一下。他穿过走廊,厨房,他自己的

卧室,地下室,所有Dean可能在的地方,他会站在那里跟Sam打招呼跟他说你看我比你想的强壮多了?然后Sam可能会抱他一下然后给他一拳,但是这些地方都没有Dean的影子。直到他喘着粗气回到Dean的房间。

他知道自己看起来有多么狼狈和愚蠢。判断一个人死去的方法有很多,脉搏,心跳,瞳孔,肢体…….他是那个最了解Dean真真切切地死去了的人啊。

他颓然走进房间,中途停止的大脑重新开始运转,让他思考其他的可能性,直到他看到书桌上的一张纸,纸上是熟悉的潦草的字迹。他粗暴地抓起那张纸,上面的每个字母都是用大写表达。SAMMY LET ME GO。他脑袋里突然响起了Dean用他最平常的腔调朗读这几个字的声音。刚才一度让他冲昏头脑的喜悦又回来了,同时还夹杂着一点恐惧。

Sam知道那纸条已经被他手心里的汗打湿了,他只是希望有个更好的地方能放置它。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当他打开Dean的衣橱时,那个木盒子就像响应了他的召唤一样躺在最底端。Sam把它拿起来,分量并不重,而且竟然因为长期的擦拭而一尘不染。他还不知道Dean能把除了枪支以外的东西保存的这么好。然后他打开它。

如果Dean还在这里也许Sam会嘲笑他,收集照片不是多愁善感的年轻女人才干的事吗。但他又清楚地知道Dean收藏它们的原因。这些都是值得珍惜的瞬间。

当他翻到最后一张时,嘴角不自觉弯了起来,这甚至让他的脸感到疼痛,因为他很久没有微笑过了。那是在Bobby家在为他俩又一次成功的狩猎庆祝。他早已忘记他们杀了哪个怪物,但是他仍记得Dean在看到一桌的啤酒和苹果派时满足的笑容,和他自己真心的微笑。他将照片抬高,仔细端详照片上他和Dean年轻的笑颜,手指轻轻划过他们的嘴角。接着他将Dean的纸条放进照片的最底部,代替的,将那张合照抽了出来,木盒放到了书桌上。

 

然后他慢慢,慢慢地蹲下身子,双手抱着脑袋,右手紧紧攥着照片,像只受伤的野兽一样低声呜咽起来。

 

Chap.10

恶魔只是抽搐了一会儿就停止了,但是他有着该隐血印的右臂仍然颤抖着。Sam可以看到那个扭曲不祥的印记蜿蜒在那条手臂上,红光像火山里的熔岩一样闪动着,边缘却已经变得焦黑,在周围白皙皮肤的衬托下格外刺眼。

Dean嗓子里发出模糊的喉音,却没有说出一个字。被圣水泼过的皮肤苍白得如同干腊。纵使地狱骑士的恢复能力很强,但是五公升的圣水足够烧坏他的声带。这时候Sam看见恶魔的瞳孔在黑绿之间飞速变幻着,然后终于彻底变回墨绿色,但绿瞳在眼白中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

Sam的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扔掉了装圣水的瓷罐。他冲到恶魔身边。

恶魔有着黑色的灵魂,却穿着他哥哥的躯体。灵魂是虚无缥缈的幻像,而躯壳是真实存在的。Sam记起曾被他拷打的女恶魔告诉他,无论他有着怎样的灵魂,无论他坚守着怎样的信条,它们都不在了。他现在明白那句话的真正涵义了。他所拥有的灵魂,,所坚守的全部信条,为了再次见到他哥哥的躯壳都可以全部放弃。因此他总会被那具躯壳所迷惑。四个月是那么漫长,就算随便什么恶魔顶着Dean的皮囊出现他都会心甘情愿地落入圈套。

 

太迟了。恶魔原本因痛苦而蜷缩起来的身体松散地倒下来。半张着的嘴里有些许烟雾冒出,和血印一样红。Sam立刻地伸手扶住Dean的脖颈,他太慌乱以至于忘记思考Dean不是替身恶魔,此刻他唯一想要做的就是阻止那股红烟逃走,他意识到如果它离开了,这副躯壳就会变成真正的尸体。

他试着反念驱魔咒,但是红烟只是放缓了速度却没有回到Dean的身体里。Sam这才发现是因为圣水仍然停留在Dean的口腔里,阻挡着恶魔的本体回去。

于是Sam俯下身子,他把头低得足够近直到让自己的的嘴唇贴上Dean的,舌头熟练地从他半张的口中伸进去。像他17岁时那样,像之前的无数次一样。Dean的口腔湿润。那些残留的圣水在持续发挥着作用,以至于他发不出声音。Sam把圣水添走,卷进自己的口腔里。他从来不知道圣水竟然有点甜,也许因为它们是被十字架净化过的水,也许因为它们在Dean的口腔中待过。而那里一直都是散发着甜味的。

 

“——Sammy。“

 

那声音在Sam耳边雷鸣般地出现。

 

 

END

评论(1)

热度(36)

© 风白谷 | Powered by LOFTER